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脑奴情缘】(第7章)作者:jsparrow
【脑奴情缘】(第7章)作者:jsparrow
字数:6190



  阴暗的房间里,淫靡的声音不断传出,玛莉珍被谢长老压着头,不断的往自己的跨下塞去,玛莉珍喉咙断断续续的发出作呕声,拼命的扭动着想要往后躲,但是跪坐在地上的她的力气完全没办法和谢长老抗衡,头部不断被压到跨下,娇嫩的脸庞不断被扎人的阴毛刺到,鼻尖传来积蓄在浓密阴毛里令人作呕的味道,喉咙剧烈地被谢长老的肉棒穿刺,玛莉珍的汗水混杂着泪水从脸庞滑落。谢长老的鸡巴在温润的小嘴里头不断抽送,享受那柔暖温润,时而被香舌滑过的快感,谢长老不由得爽的发出了嘶吼声。

  「阿阿,插死你这小贱人,叫你知道老子的厉害。」谢长老鸡巴胀大,抽差的同时不断的用言语凌辱着玛莉珍,玛莉珍觉的呼吸愈来愈困难,喉咙不断乾呕,肌肉开始收缩痉挛,收缩的压迫感反而引起谢长老更强烈的快感,谢长老更加粗暴的压住玛莉真的头。

  「阿阿……喔……要射了!给我吞下去。」谢长老用力一压,鸡巴死死顶住玛莉真的喉咙,被矇着眼的玛莉真的双手推着谢长老的大腿,死命挣扎,忽然间,一股及其腥臭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射入了喉咙,其腥味令玛莉珍又是一阵作呕,死命的推开谢长老,谢长老手一松,玛莉珍一不留神,被自己推倒,仰头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嘴角兀缓缓的流出白浊的精液。

  「给我起来。」待机以久的吴长老毫不留情的抓着玛莉真的头发,强迫她坐起来,吃痛得玛莉珍无奈,只能顺从的坐起来,此时玛莉珍眼睛被蒙住,嘴角挂着雪白的淫液,许多的精液顺着嘴角留到雪白的胸脯上,一团团的精液玷污着那圣洁的胸脯,画面说不出的淫荡,吴长老反手一巴掌,玛莉珍的脸被打的偏了出去,头发被抓住的她并没有倒地,而是脸颊红起,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贱狗,苏朋大人的精液你都敢浪费,是活的不耐烦了吗。」吴长老继续的玩着她恶质的角色扮演游戏,他知道玛莉珍十分在意院内的孩童,对昊和苏朋这两个年长的孩子王更是有深厚的情感,他故意引导玛莉珍称呼自己和谢长老为「昊大人」和「苏朋大人」就是希望藉此令玛莉珍感到羞耻难堪,使她堕落成为一只下贱的母狗,将身心都奉献给自己二人。

  「十分对不起苏朋大人,母狗应该要好好珍惜苏朋大人的精液。」玛莉珍乖巧的应对着吴长老,虽然她十分抗拒成为两人的性奴,但在这两个虎狼之辈的跨下,她也学会如何委曲求全,尽量少挨点鞭子拳头。

  「贱狗,你他妈的是不会把脸上和地上的的精液舔乾净吗。」吴长老怒喝,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打的玛莉珍头一偏,微微失神,清澈的眼泪从矇罩照下滑落,流淌过玛莉珍涨红肿起的面庞,那景象,真是令所有男人为之心动,为之疯狂。
  吴长老十分明白玛莉珍虽然身体每一吋肌肤,甚至屁眼的每一道皱摺在他两人面前都毫无隐私可言,但她的心仍旧没有屈服於二人,她会顺从的说出淫荡的话语,但绝对不会主动的抓起两人的鸡巴,她会默默的承受两人的肏弄,甚至也会发出快感的呻吟,但她绝对不会主动的扭腰摆臀,哀求两人主动操她。当然,使用春药也许能让玛莉珍暂时崩溃,哀求他们用肉棒肏弄她,但是她的心智十分坚定,春药能控制她一时,却没办法摧毁她的信念。吴长老是玩女人的高手,多少良家妇女,贞洁少妇在他的手段下,一一成了浪女淫妇。每当他用鸡巴磨了磨她们的小穴,她们的淫水就潺潺流出,扭动着肥臀淫穴,淫声哀求着她鸡巴的插入。但这样的一位花丛老手,就是没法征服那圣女一般的玛莉珍。

  吴长老十分喜欢看这种圣洁的女人堕落的过程,他喜欢那种践踏女人尊严,将她们内心彻底粉碎,直到女人成为臣服於自己脚下,乖乖的摇着屁股求肏的母狗的过程。那是一种无上权威的快感。

  每个人都想支配他人,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作到国王皇帝,吴长老再怎?有权有势,也不过就一星月教资深长老罢了,他明白就算自己在怎么野心勃勃,凭他的能力才干,也无法再有更高的成就,所以他十分的安於现状,他极尽的用尽他所有能使出的手段资源,网罗各地的良家妇女。他不屑玩妓女,在他看来,那些他连动都不用动,就拼命掰开自己的小穴求肏的女人没有干的价值。他喜欢看那些没有太多经验,被压在跨下仍十分羞赧的少妇甚至是处女从被强迫的哭哭啼啼到自尊崩毁,甘心为奴的过程,他从中体会了支配的快感。是阿,没办法当皇帝又怎样,在这些女人的世界里,自己就是皇帝,这些曾经都是众人追求的美女最后都只能披头散发的再自己跨下哼唧,他们曾经的男人或者老公,只能被砍了鸡巴在旁乾瞪着眼或被自己陷害入狱,美女强言欢笑的的悲哀与无奈,成了他最大的精神饷粮。

  玛莉珍实在太难征服了,她没有男人,甚至拒男人千里之外。她一心只有天母,但吴长老不可能破坏一个人的信仰。凝神术虽然可以暂时将人洗脑,但是一旦凝神术解开,玛莉珍又会恢复成原来的圣女,他找不到让她永久堕落的方法。
  每当吴长老威胁她要断了东果孤儿院的援助时,玛莉珍总是不言语,并开始绝食。

  她的意思十分明白,宁可饿死也绝不背叛天母。

  吴长老十分头痛,玛莉真是他第一个调教了这么久还没有牝化的女人,但他实在舍不得放过这个美女,来自法落联邦的玛莉珍有着深邃的五官和绿色的双瞳,那双深邃清澈的双瞳在吴长老跨下流露出的哀伤令人心碎,她完美的躯体令吴长老后宫中的众多女人汗颜,平常包覆在神圣的修女袍底下的肥硕双乳,在解开束缚时,那弹性十足的乳肉单掌都掌握不住。集合了这样一颗圣洁的心灵和完美的肉体,玛莉珍令男人充满了征服的欲望,可惜她的心志也坚定的如同插在石中的剑,彷彿朝笑着没有资质吴长老,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贱货,你再装,信不信我等下把昊和苏朋两个人弄出来搞死你。」看着眼前倔强的玛莉珍,吴长老怒不可遏,气到忘了自己和谢长老正扮演着昊和苏朋的角色。

  玛莉珍听到浩瀚苏朋的名字,身体几乎是不可察觉的颤动了一下,但吴长老何其精明,玛莉珍这细微的举动怎能逃过她的眼睛,他故意对谢长老说道:「你去把昊从房间带过来」。

  谢长老会意,假装开门走了出去,「记得别吵醒了其他人。」吴长老煞有介事的补了一句,眼神却邪恶的盯着玛莉珍。

  玛莉珍此时身体再也隐藏不住颤抖,她倒不是怕身体被昊碰到,身体都被两人玩弄了这么久,已经不再纯洁了,但是她对昊有着如同姐弟般的感情,要她和昊作那羞耻的事,犹如叫她和自己的弟弟作爱,即使对她来说也十分的难受。
  谢长老装模作样的在外头走了一圈,回来时却将从一开始就僵在原地,将玛莉真的淫态都尽收眼底的昊抓气来重重摔再地上。

  「昊……真的是你吗?」玛莉珍颤抖着双手想要解开眼罩,却瞬间被吴长老用凝神术控制住身体,只能双手怪异的凝结再空中。

  昊无法回答,他仍然被吴长老控制住身体,只能满眼悲愤的瞪着吴长老。
  「哈哈,我就在这小鬼面前干死你。」吴长老邪恶的声音传来,听的玛莉珍和昊两人心底暗暗发寒。

  「不会的,不会是昊,这两个禽兽一定在骗我,想要藉机修辱我。」玛莉珍心里暗暗祈祷。

  吴长老将玛莉珍推到房金内的沙发上,将她的双手高高举起,用一条麻绳绑在她的头上,露出雪白的腋下,吴长老淫笑一声,开始舔弄起玛莉珍的粉嫩奶头。
  透明的口水随着吴长老的舔弄不满了玛莉珍雪白硕大的乳房,十分的淫迷,玛莉珍拼命忍住舌尖不时滑过乳头带来的快感,双唇紧闭,唯恐发出一丝淫荡的声音。

  她虽然十分怀一号是否再房间内,但心里仍不愿意就这样展现出媚态。
  吴长老经验丰富,知道玛莉珍再强忍快感,舔了一会,忽然停下。玛莉珍松了口气,以为恶梦暂时停止,虎然吴长老剧烈的弹了一下玛莉真的奶头,疼痛伴随着酸麻的快感直冲脑门,玛莉珍小嘴一松,发出了一声淫荡的低鸣。

  「哈哈,小荡妇,还在那边装情纯,快说,你是不是荡妇。」吴长老大乐,这种再男人面前调戏她的女人的马他可没少玩过,虽然玛莉珍并不算昊的女人,但这般玩起来仍是十分带感。

  昊再一旁桥的目眥尽裂,恨不得上前载了吴长老,但是看着眼前玛莉珍修女哪粉嫩的奶头,令人晕眩的乳波,昊下半身不自觉的不断充血,霎时间已经坚硬胜铁。

  「哦,我们的小昊昊已经硬了喔,让我来摸一下我们圣洁的修女的小穴是不时也湿了,准备好让小昊昊干了呢。」吴长老一只手柔捏着玛莉真的嘴吧,捏的她的粉脸微微变形。他还不时将食指伸进她的嘴吧内逗弄着玛莉真的香舌,惹的香津不断的沿着她的嘴角滑落,沾湿了沙发。吴长老另一手随手解开了皮革短裙的钮扣,三两下玛莉珍美好动人的下半深究暴露再空气中,马里珍微微扭动着腰,似乎想要闪躲从黑暗世界中射来的视线,但无长老一捞手,就摸到了她粉嫩无毛的蜜穴。

  「喔喔,我们的圣洁的修女已经湿了阿,真不愧是知淫荡的母狗阿。」尽管不愿意承认,适才被舔弄奶头的快感已经让玛莉珍小穴微微发热,一波波的淫水滋润着蜜穴,随着吴长老的几下抠弄,小穴的淫水愈来愈多,但白色的淫水从粉红色的肉穴中不断渗出,顺着屁眼沟滑落,堆积再股沟与沙发间。

  「就让我们的小昊昊来帮纯洁的修女舔一舔吧。」吴长老意念一动,躺在地上的昊竟然站了起来,下半身胀大的肉棒让裤子高高鼓起,昊的眼神又是愤怒又是迷茫,她至今仍搞不懂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不听使唤,他的力气一向很大,可现在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阿……阿……不要……求求你……那里不要……」伴随着玛莉珍的娇喘,被控制的昊笨拙的伸出舌头,在地上半跪着舔弄着玛莉真的粉嫩的屄门,昊脸蛋光滑的触感从下体传来,让玛莉珍十分惊惧,她明白再跨下的绝对不是吴谢两人,难道……真的是昊?恐惧再心中蔓延,夹杂着下体传来的快感,玛莉真的肌肉更加的紧绷。

  昊没有舔过女人的屄,舌头只是单调的不断前后抽送,偶尔滑过玛莉真的小阴蒂就让玛莉珍微微颤动,此时昊已经麻木,从玛莉珍跨下传来又淫又骚的味道,已经让他忘了眼前的女人是那曾经在心目中光辉无比的修女,那曾经在处刑台上用肉身保护着她的伟大少女。他机械似的舔弄着屄门,嘴里沾满了淫液,脸上满是泪水。

  玛莉珍除了心灵坚定外,身体其实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在快感的冲击下,小穴愈来愈湿,明明知道跨下的人极有可能是昊,却也没办法控制身体不要做出淫荡的摆动。心里头的对未知紧张加上身体的刺激,让她产生了一种背德的快感。
  吴长老在眼前欣赏的看着这一幕,也十分的兴奋,看着一个对修女敬爱有加的孤儿,在强迫之下强奸自己最敬爱的修女,无奈的修女只能放任快感驱逐堕落,终至高潮。这种人伦悲剧带来的新鲜感远比自己肏弄着女人还要刺激。

  「阿阿……阿……不要…再…再……弄了,我…我…快…快丢…丢……」玛莉珍极力地摇动屁股,一声长鸣,大腿突然夹紧,压住了昊的头,腰肢一阵颤动,竟然被昊舔出了高潮。玛莉珍大脑一边承受快感的冲击,一边用手摀住脸,彷彿害怕见到眼的昊。殊不知此时的昊被夹在她的股肩,几乎喘不过气。

  「哈哈哈,淫荡修女被一个小毛头舔出了高潮,你们姐弟两还真是天生一对阿。」吴长老毫不留情的羞辱着玛莉珍。

  泄身后的玛莉珍轻轻喘息,双腿慢慢放开昊,差点窒息的昊赶忙把头移开,但身体被控制住,无法从地上爬起。

  慕地,昊站起身,粗暴的抓起还沉浸在高潮余韵的玛莉真的水蛇腰,将玛莉珍翻过身,屁股的肉穴对准自己,玛莉珍下意识的不断挣扎,无奈刚动没几下就全身僵住,又被吴长老控制住。

  昊此时身不由己,脱下裤子内裤,露出了坚挺已久的肉棒,昊的鸡巴尚未完全成熟,但是已经十分的巨大,此时阴茎上血管突出,说不出的狰狞。

  「哈哈哈,贱狗,准备要被干了吗?在被自己心爱的弟弟干之前,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呜呜……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什么都愿意做……不要让…昊……受到这样的伤害。」玛莉珍痛哭,适才背德的快感几乎令她崩溃,眼下自己的身体真的要被昊玷污了,她已经摇摇欲坠。

  玛莉珍眼前忽然一亮,眼罩被昊斋了下来,她回头一看,瞬时间万念俱灰,那熟悉稚嫩的脸庞,此时却双目含泪的望着她。

  「昊……对不起……修女对不起你们大家……」彷彿向假面具备撕落般,玛莉珍痛哭失声。无法面对眼前即将强奸自己的昊。

  昊此时脑中已经乱成一团了,眼前固然是自己最敬重的修女,却也是一具充满诱惑的成熟女体,如果吴谢二人不在,自己会不会冲上前把修女暴奸一顿。他身体不能动,心中理智与心魔却不断的交战着,眼神开始混浊,头脑愈来愈模糊。
  「喔,我们的小皓皓好像想要挣脱束缚,依照自己的意志来和修女交合喔。」
  察觉道昊的脑波波动,吴长老感觉有点意思。要是能让昊依照本能奸了玛莉珍,想必对玛莉真的打击会更大。

  「不要……昊……我们不可以……你不能被控制了……」玛莉珍也看见了昊表情的变化,她十分惧怕即将到来的一切,声嘶力竭的阻止着昊。

  昊彷彿进入一种奇妙的境界,内心似乎有一股声音不断催促着他将下身滚烫的阳具戳入眼前神秘的洞穴,藉以平息体内的炽热,但理智却不断的把自己拉回,控制着自己不要冲动。

  「哦,真有意思。」吴长老似乎觉到什么,决定推昊一把,此时他已解开了对昊的束缚,反而控制着玛莉珍将自己的身体往后移动,肉穴一点一点的套住了昊的阴茎。噗姿,龟头终於渗入阴道。

  昊眼前精光一闪,霎时间他感觉失去了意识,吴长老惊骇的看着昊,昊彷彿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疯狂的抽插着玛莉珍,玛莉珍梨花代与,泪水潸潸而下,乳波不断晃动,臀部宇浩嚼何处发出啪啪声,无奈的接受昊的肏弄,下体一波波的快感传来,她眼神逐渐迷离,心智失守,在哀号声中逐渐攀上了顶峰。

  「阿……射了……」随着一声尖锐的嘶吼,彷彿入魔似的昊用力一顶,顶入玛莉珍的花心,她的花心一阵痉挛,承受了昊射出滚烫的精液,用力一夹,爽的昊又射出了一波精液。昊大叫一声,仰头昏倒。

           ************

  「如何,做了个好梦吗?」

  王昊坐起身来,里王昊站在自己面前,他又回到了脑中境。

  「最后……那是你?」王昊忽然明白了在回忆里面最后掌控身体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心魔,眼前的里王昊。

  「宾果,不愧是大将,果然冰雪聪明。」里王昊狡黠的笑了笑。

  「你想要的是淫欲的满足?」王昊回忆着里提出的条件,用力量交换「在某些时候,追求本能而行动」。

  「是阿,大将你可知道,幼年时你心理的创伤导致这些年来你都不近女色,身边明明有着这么可爱的丫头,却不把她推倒,你知道我憋的有多难受吗?」里彷彿满腹委屈,突然变成了一个话劳。

  「我如果接受你的力量,我就要去和其他女孩子欢好?」王昊思忖着里所提出的条件,想搞明白里究竟会以怎样的形式让他偿还获得力量的代价。

  「哈哈,不是要你强迫去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其实我本来就是你,当时你为了逃避心中的罪恶,将脑波一分为二,才产生出了我。如果我们重合为一,只是恢复原本的你而已,但是我的力量太过强大,我们不可能直接融合,所以我会慢慢的把力量还给你,每次把我的一部分注入到你的脑波内,为了宣泄我的欲望,你在使用力量后就必须要找女人交合,以减轻融合所带来的排斥反应。」里王昊解释到。

  「那如果我拒绝使用你的力量呢?」王昊缓缓摇头,脑波融合,这听起来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融合后的自己会变得如何呢?还是原本的自己吗?或者身体逐渐被里所掌握呢?

  「哈哈,我不会强迫你的,只是既然你见到我,总有一天你会用上我的力量的。」里十分的自信,他就是王昊,他十分明白王昊是一个十分有野心的人,在追求成功的路上,最不可少的就是力量,王昊总会找上自己的。

  「好啦,外面的状况好像不太稳定,我这就送你回去吧,大将。」里王昊手指在王昊的额头又是一弹,霎时间周围的景象一模糊,脑中境的世界逐渐消散。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