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血族的偏爱】【作者:startpantu9】
【血族的偏爱】【作者:startpantu9】
字数:103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呼呼……」一个男子拄着一根木棍。再一条山涧中艰难的行进着。「倒霉。都怪那头魔狼。」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人很恼火,明明已经很小心了,结果还是被魔狼偷袭,自己虽然化解了这次危机,可是自己的补给品却丢了。这下好了,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座山脉。也许……不行自己的女友还再等着自己呢,想想在学院出发的时候,她那关切的眼神……不行自己一定要走出去!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不过老天总是喜欢和一些人开玩笑,这不,这次我可能受到了格外的照顾——前天被自己打伤的魔狼带着一大队同伴出现了我的面前,虽然是头畜生,可是自己竟然弄再它们眼中看到嘲弄的神色……呵,自己已经沦落到被畜生嘲弄的地步了吗?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自己目前的状态根本不是这群魔狼的对手现在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跑路啊!!!

  竭尽全力,可是一个体力消耗极大的人类如何逃的过一群土着魔狼?最后还是被魔狼攻击。坠下了悬崖「哈,要死了吗?蕾娜,看来我是回不去了,你会想我吗?」在我思绪还没结束,我已经坠在了地上,意识远去……

  「啊,疼,疼……」我揉着发昏的脑袋准备坐起来,可是身体像是散了架一般连做起来都成了奢望。定神观察流下,周围……?这是哪里?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而且身上的伤口也被包扎过……哈,LUCKY~ 看来自己是被救了。哈哈。果然是命大,这下自己有希望回去了。

  「啊啦,醒过来了?真是生命力旺盛的小家伙。呵呵」一个美丽的大姐姐出现再了我的面前,身着黑色的紧身比基尼战甲,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凸显了出来,而且背后还有背着比较显眼的披风,内红外黑。这身装扮怎么看都会让人想到邪恶的血族不过。嗯……很性感嘛。虽然有些丰腴,可是却恰到好处,配合她御姐的气质,简直让人大呼受不了啊。是她救了自己吗?我挣扎的想要做起来向这位救命恩人道谢,无奈身体实在是虚弱,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坐起来,而御姐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洁白的玉手按在了我的胸膛「小弟弟,。你还是躺着的比较好哦,现在不要勉强哦。」由于自己是病号,所以身上的衣物比较单薄,御姐的手按在自己胸膛,自己可以很清楚的感觉道玉手的柔滑。想到这里不禁的有些脸红。自己还从来没有碰过女友之外的女人呢。

  御姐看着面前的比自己小的男孩,脸色潮红,在看了下自己按在他胸膛的手,随即明白过来「哈哈,小弟弟你真是可爱呢,这样很不适应吗?那这样你不就……」御姐用按在我胸膛的玉手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乳头,然后轻笑的说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呢?姐姐叫做阿卡莎……」御姐一脸坏笑的调戏着我。

  我想要躲开,可是重伤的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只能乖乖的被调戏。「姐姐,你的手……」阿卡莎嘴角噙着笑意,用手指捏住我的乳头,轻轻的揉捏着「我的手?我的手怎么了呀?」阿卡莎明显知道我再说什么,却一副不明白的表情,而且她坏笑的表情,让我看的更加的不好意思。

  「哈哈,小弟弟真可爱呢,难道你不准备告诉姐姐你的名字吗?」阿卡莎坐在我的床边,一脸爱怜的看着我。阿卡莎的手不停地逗弄着我,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酥麻?酸痛?都不像,反而是有种蚂蚁爬过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会上瘾,越是被玩弄感觉越难以忍耐,可是越难以忍耐,越想被继续下去,这种矛盾的感觉让我有些失神,呆呆的回答道「姐姐……啊……我……我叫啊…阿诺德……」

  「啊阿诺德?好奇怪的名字呀」阿卡莎歪着头说道。

  这让我很尴尬了。我急忙纠正「不是啊阿诺德……是阿诺德。」我一边往阿卡莎旁边挪了挪,一边红着脸说道「姐姐,你的手好舒服,还有这里是哪里呀?」
  阿卡莎放开我的乳头,用手指婆娑的我的脸颊,「小弟弟,这里是姐姐王国哦。而且,你以后也会生活在这里哦」听到阿卡莎这么说道。我急忙说道「姐姐,可是我想要回去,我的女朋友还在等着我呢……」阿卡莎脸色有点不开心「女朋友?难道她比姐姐还美吗?」说着贴近我的脸颊,再我的额头上边吻了一口,说来奇怪,被阿卡莎吻了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有点昏沉,恨不得变成她的奴隶,而且现在才感觉到阿卡莎又一种另类的气质,让我看的特别的圣洁高贵,放佛一个君临天下的女帝一般……

  我呆呆的看着阿卡莎,「美。姐姐是我见过天底下最美丽……」阿卡莎很高兴,将我扶起来抱在怀中,「那小弟弟,想不想做姐姐的仆人,一直陪着姐姐呢?」阿卡莎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

  「我想,我愿意做姐姐的仆人,一直陪伴着姐姐……」阿卡莎的声音仿佛是天使一般,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念头,我呆呆的答应了阿卡莎的请求。

  阿卡莎嘴角露出了笑意,扶正我的脸颊,绝美的脸庞慢慢的像我靠近,是要接吻了吗?真幸福,我轻轻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幸福的降临,可是阿卡莎再我闭上眼睛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贴近我的脸庞也向旁边歪了一下,径直吻在了我的脖子上边。

  「啊!」猝不及防,我轻呼了一声,虽然没有吻到嘴上。可是我还是感觉很满足,我还没来得及回味,脖子上边的小嘴里边,有两颗尖牙,刺破了我的皮肤,而我感觉到的不是那种剧痛,相反的,是那种类似性高潮般的快感,而阿卡莎上手抱紧了我的身体,里边猩红的斗篷,裹着了我的身体……

  感觉道自己的血液被吸到了阿卡莎的体内,我明白发生了什么——血族,果然啊……美丽的女人很危险。我感觉身体无力,缓缓的陷入了昏迷。再昏迷过去的最后听到了阿卡莎说道「多谢款待——我可爱的仆人,放心,你将会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醒来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自己身体的情况。来回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而且自己身体的伤也完全好了,想到自己最后被阿卡莎拥吻……难道自己已经变成吸血鬼了?我偷偷的出了房间,来到城堡的外边,看着外边微弱的阳光。心里很是忐忑,怎么办?
  「小弟弟,你如果逃跑的话,姐姐会很伤心的哦」阿卡莎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一惊,转身看到,阿卡莎就在我背后的阴影里边「小弟弟,你不用担心,你虽然被我拥吻。可是我没有把你变成血族哦。所以你现在还是人类。」阿卡莎显然知道我的想法,先告诉了我想知道的答案「你可是说过要做姐姐的仆人,一直陪着姐姐的哦」听到阿卡莎语气中的孤独,我心中一软,来到阿卡莎附近,准备给她来个拥抱,可是面前的丽人却人我呆住了,原因无他,因为现在的阿卡莎和我最初见到的不一样……

  现在的阿卡莎带着一副无边框眼镜,身着雕花旗袍,将凹凸有致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穿着高跟鞋的阿卡莎,个头尽然比我高出了一头,从旗袍开叉的位置,可以看到阿卡莎修长浑圆的玉腿,裹着一层黑色的长筒丝袜,显得朦胧而美丽……

  看到这样的丽人,我不由的呆住了,阿卡莎看到我被自己的魅力所折服,轻笑了一下「小笨蛋……」随后往前一步,踏出了阴影,伸出双手,将我的脸颊按在了硕大的胸口,阿卡莎的双峰很是伟岸,我的脸颊被埋进了中间的山谷,都有点窒息的感觉,阿卡莎的乳香不时的冲刷着我脆弱的神经,虽然窒息很难受,但是我完全不想挣扎,我宁愿被这温柔的怀抱拥簇……阿卡莎看着我贪婪的吮吸这自己的体香,抚摸着我的脑袋「小笨蛋,姐姐还以为你要逃跑离开姐姐呢。」
  我用含糊的声音说道「才不要,姐姐这么美丽,我不想看到姐姐会伤心的……」阿卡莎很高兴,松开了压着我脑袋的双手,捧起我的脸颊,再我额头上亲吻了一口说道「真乖,跟姐姐来,让姐姐来给你点奖励……」阿卡莎牵着我的手,来到了城堡伸出的一间房间里边。我看到这里边又很多房间,每个房间门口的墙壁都有一个木牌,上边写着一些字,而阿卡莎带我来的这件是没有字的。阿卡莎推开门,拉着我进到了房间里边,阿卡莎松开我的手,坐到了房间中心靠墙的一个座椅上边,这个座椅这几的比较奢华,猩红的配色搭配上各种珠宝,看起来就很华丽。而在座椅的对面则有一个小台子。

  阿卡莎双腿交叠,看着我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便笑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脱了衣服过来!」本来看着阿卡莎我早就有些冲动了,现在听到阿卡莎的命令我急忙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自己的衣服,急吼吼的向阿卡莎跑过去,可是,我显然误会阿卡莎的意思,没还碰到阿卡莎,就被阿卡莎那修长的玉腿抵在了胸口,「小弟弟,作为仆人,没有姐姐的同意是不能随意碰道姐姐的身体的哦,现在,我们需要举行一个仪式——收奴仪式!」我完全没想到还要举行什么仪式,阿卡莎继续说道,「现在……」阿卡莎看了一眼我挺立的下体,「将你的小鸡鸡放到姐姐脚下的台子上边,」我不明白阿卡莎要做什么,不过还是顺从的将自己的下体,放在了那个台子上边。那个台子像是又魔力一般,将我下体紧紧的吸附在台子上边。阿卡莎将一条腿抬到了我胸口的位置。「姐姐的腿美吗?」我看着面前的丽人,修长浑圆的美腿近在咫尺,我颤抖的伸出双手。抱住了面前的美腿,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阿卡莎的小腿,阿卡莎看着我的表现,开心的笑道「小弟弟真乖,可是你的顺序不对哦,你应该先亲吻姐姐的鞋子才对的?」听到阿卡莎这么说,我便捧起了阿卡莎的玉足,看着眼前红色的高跟配上黑色的丝袜,从鞋口露出的脚背,在丝袜衬托下显得神秘而魅惑,我呆呆的看着,阿卡莎见我看的呆住,用鞋尖点了一下我的嘴唇,「小笨笨,别让姐姐等太久哦~ 」我回过神来,看着面前高贵的阿卡莎,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能做她的仆人真是太好的想法,我虔诚的吻上了阿卡莎的鞋子,用舌头清理着本来就很干净的鞋面,阿卡莎很满意我的表现,将玉足从高跟中抽出来,用脚底在我脸颊拍打了两下,「很好,继续!」随后玉足划过我的脖颈,停在我乳头的地方,用脚尖逗弄了两下,我的下体不听控制的想要跳动,可是被紧紧的吸附再石台上。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阿卡莎「姐姐,我的下边好难受……」

  阿卡莎嘴角噙着笑意,用玉足的脚尖挑起了我的下巴「哦?是什么难受呀?你要好好的说清楚哦~ 」

  我胀红了脸用怯怯的声音说道。「我的下边……下边……很……」阿卡莎并不打算放过我「啊?小弟弟。你再说什么呢,姐姐听不道呢。」说着用脚尖撬开了我的嘴唇,塞进了我的嘴里,灵巧的脚趾,在我嘴里追逐着我的舌头很快我的舌头就被阿卡莎的脚趾给夹住了,阿卡莎坏心眼的将我的舌头拉出了嘴巴。「来,告诉姐姐,你下边怎么了?」

  「啊啊。无啊,蓝搜。积极…无……」由于舌头被阿卡莎夹住,我说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阿卡莎笑了一下,「哎呀,真是笨呢,都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是要姐姐这样吗?」说着,阿卡莎将另一只穿个高跟鞋的玉足踩在了我石台上的肉棒上边。说来奇怪,我肉棒下边的石头尽然出奇的柔软,完全不是那中硬硬的感觉。阿卡莎很有技巧的用鞋底摩擦着我的肉棒。「是这样吗?现在还难受吗?」

  阿卡莎的技巧很棒,我舒服的都快要喊出声了「啊。完……啊,输」,我无意义的哼哼这。阿卡莎松开了我的舌头,用湿漉漉的脚尖再次逗弄着我的乳头,「怎么样小弟弟,舒服吗?」

  「啊~ 舒服,姐姐,我要永远做你的仆人……」享受着阿卡莎的足交,我舒服的喊出了声。阿卡莎说道。「今天可是特别服务哦,因为呢,今天是收奴仪式哦。」阿卡莎看着我享受的表情,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用丝袜美脚踩在了我的肉棒之上,这下刺激更加强烈,滑嫩的足底加上丝袜独特的质感,踩着我的肉棒再石台上来回的碾压揉动,时不时的还用脚趾夹住我的龟头玩弄,我被阿卡莎逗弄的反弓着身体。阿卡莎时刻都在关注我的表现,看到我反弓着身体,知道是刺激太强烈了,所以放缓了速度。用脚踩着我的肉棒,用前脚掌贴我的龟头轻柔的颤动。这下虽然没有刚才刺激,不过快感却是如潮水一般连绵不觉。

  「啊……姐姐。我好难过,快点……我想……」虽然刺激是连绵不觉的,可是阿卡莎很好的控制了节奏,让我一直游走再爆发的边缘却一直又不能射出来,那种感觉让我快要崩溃了,我带着哭腔哀求道「姐姐,求求你了,我真的好难过,我是姐姐最忠诚的仆人,求姐姐满足我吧。」

  阿卡莎依然保持着节奏。「哦是吗?可是,你要可要想好了哦,你现在小鸡鸡下边的石台,可是有魔力的哦,如果你被我在上边弄射出来的话,那么就会和我签订契约然后一生都将会是我的奴隶哦。」

  「没有关系,我要成为姐姐仆人,我要和姐姐永远再一起……」我努力的挺动腰身,想要借助摩擦来达到高潮,可是石台却紧紧的吸附这我的肉棒,除了阿卡莎的玉足,我根本没办法自己获得快感。阿卡莎眼睛中闪过一丝红光,「小弟弟你想清楚了吗?是不能反悔的哦?」

  「我要,姐姐给我吧。我愿意做姐姐的仆人……」我尽力的讨好阿卡莎希望从她哪里获得足以让我射精的快感。阿卡莎坏坏的笑道「小弟弟。可是如果就这么让你射出来,姐姐的丝袜可是会被你弄脏的哦,你说怎么办呢?」阿卡莎继续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大声的喊道「我会给姐姐清理干净的,。求姐姐让我射出来吧!!」

  「如你所愿!」阿卡莎眼睛闪着红光,玉足踩在我的肉棒开始快速的摩擦踩压。节奏和我身体急速呼吸的频率一样……

  「啊!!!要射了,姐姐我要射了……啊……!」随着我一声畅快的呼喊,精液喷薄而出,可是,本来如此强烈的射精,精液尽然没有一滴射出石台,全部被……阿卡莎的丝袜玉足吸收?!只见精液像是被海绵吸水般的,全部汇聚道了阿卡莎的丝袜玉足之上。阿卡莎踩着我的肉棒一边按压,一边笑着说道。「啊呀,小弟弟,你把姐姐的丝袜弄的很脏哦,那么你要怎么清理姐姐是丝袜呢?」阿卡莎用猩红的眼睛盯着射精过后的我,「你要小心回答哦?」

  阿卡莎的眼神让我有种自己是猎物的感觉,那么自己该怎么回答呢?

  我看着阿卡莎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给姐姐擦干净?」不过看到阿卡莎那阴冷的笑容,我急忙改口「我是说,我用手给姐姐擦干净……」阿卡莎用沾满精液的丝袜挑起我的下巴,「小弟弟,姐姐都已经说了,要小心回答。可是你还是回答的这么随意,」阿卡莎贴近我的脸颊用魅惑的语气说道「小弟弟,看来姐姐给你的爱还不够……」说着阿卡莎身体忽然化作蝙蝠飞散开来,穿过我的身体,再我的背后浮现出了身影,阿卡莎紧紧的贴在我的身后,双手捏着我的乳头,脸颊枕着我的肩膀,而那双修长迷人的美腿则夹住我的腰身,秀美的玉足左右开弓,夹住了我的肉棒,现在的阿卡莎尽然完全挂在了我的身上,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依然不会觉得重,虽然阿卡莎给我的感觉是真是存在,可是我完全感觉不道她的重量,这样可以大大的减轻我的负担,阿卡莎姐姐真的是贴心……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阿卡莎贴我的耳朵吹了口气,「小弟弟,你的回答姐姐不满意呢,你自己说,要姐姐怎么惩罚你?」阿卡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捏着我的乳头,而那穿着黑丝的玉足,夹着我的肉棒不停的摩擦,虽然刚射过精不久,可是阿卡莎这么逗弄我还是很快的有了感觉,而且阿卡莎那黑丝玉足上边还粘着我的精液,柔滑的丝袜在我的精液的润滑下变得更加的好用,阿卡莎的玉足完全是无阻碍的再攻击我的肉棒,两边的大拇指再其他脚趾的配合下不停的摩擦的我的龟头……

  「啊!!!!姐姐不要……我……我……」强大的刺激让我瞬间感觉有点吃不消了,急忙出声哀求阿卡莎希望她能放过我。可是阿卡莎却想完全没有听出我的哀求。反而加大的力度,大拇指和中指捏住另外的乳头,空出来的食指则快速的拨弄着我的乳头,夹住我的黑丝玉足也开始交替的上下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肉棒。
  「啊!」如潮水般的快感冲刷着我脆弱的神经,我被刺激的有点失神,呆呆的看着前方,无意识的「啊啊」的含着,而阿卡莎看到我的状态,嘴角露出了迷人的笑意,枕在我肩上的脸颊,再我的脖子附近闻了一下,露出的迷恋的表情,随后阿卡莎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小弟弟,让姐姐带你上天好吗?」

  阿卡莎的靡靡之音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呆呆的回答「好得,都听姐姐的,一切都凭姐姐做主,我是姐姐最忠实的仆人……」阿卡莎听到回答。笑了一下然后用妖艳的红唇贴在我的后颈,随后眼神红光一闪,两颗尖牙刺破了我的皮肤,随后阿卡莎开始轻柔的吮吸着我的鲜血,一种和射精完全不同的感觉冲击着我的神经,射精的感觉是那种一下子就深天地感觉,而被阿卡莎吸血是那种时刻都飘在空中的感觉,虽然没有射精的快感那么猛烈,但是被吸血的快感却像是吸毒品一般,让人迷醉不已,也许被吸多几次可能都会上瘾……

  显然阿卡莎觉得单单的吸精是不能让我死心塌地的成为她的仆人的,阿卡莎双手继续都弄着我的乳头,两手或是揉捏,或是按压,亦或者是用手指不停的拨弄,让自己的身体时刻保持一种高敏感度,而夹住自己的黑丝玉足更是要命,自己可以和清楚的看到玉足的行动轨迹,看着自己的肉棒再阿卡莎的玉足下被蹂躏的不成样子,或是被夹住,或者被踩扁亦或者穿着丝袜的脚趾像是波浪一般冲刷着自己的龟头,本来就高度敏感的身体,被阿卡莎如此弄,我感觉自己已经身处天堂了,「啊!!不行了,姐姐我要……我要射了……」随着我的呼喊,阿卡莎夹住的黑丝玉足兵分两路,一直将高高挺起的肉棒踩成平行,另一只玉足则垫再我肉棒的下方,踩着我肉帮的玉足开始快速的摩擦,这下我再也受不了了。精液喷涌而出……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我喷涌而出的精液再次被阿卡莎的丝袜吸收,而吸收了我精的丝袜,颜色开始变得淡了一点,已经变成了灰色。阿卡莎看着自己丝袜的变化,眼神中闪过了喜色,咬着我脖子的尖牙更加深入的刺进了我的皮肤,而两只吸精的玉足依然再刺激着我的肉棒。上边被吸血,下边被吸精,那种甘美的赶快,哪怕是天堂都不会有这种享受,也许这样吸下去自己会死,可是就算明知道自己会死,可是自己还是无比迷恋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就算是变成人干,自己也心甘情愿……

  「姐姐……我好幸福,姐姐我还要……给我,我愿意把自己献给姐姐,我是姐姐的仆人……」我已经完全沦为了阿卡莎快乐的奴隶,现在就算是让我离开,我也舍不得,体会过这种让人迷醉的快感,我敢肯定,如果自己以后再也体会不到那种快感,自己会疯掉,会死掉,自己的生活将变得索然无味,人生会变得灰暗无比,也许自己是贪恋肉欲,可是现在这种甜美的快感,有谁能拒绝?就算是教堂的神父大人,再阿卡莎姐姐的手段下只怕也会乖乖的献上自己的一切吧?
  眼前越来越黑,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昏沉。自己好死了吗,终于要来了吗?可是自己一点都不后悔,我喃喃的说道「姐姐,能遇到你真好,能成为姐姐的仆人真好,姐姐,你要好好的活着,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姐姐身体受伤了,姐姐需要能量……所以我知道自己要死了。可是姐姐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后悔呢,从看到姐姐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姐姐。哪怕姐姐再骗我,想要吸收我的精液和血液……」我眼神已经开始变得空洞可是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得「可是,我不后悔,姐姐,如果你能好起来,我愿意牺牲自己,姐姐,其实我刚才是向和你说,让我用嘴巴来舔干净姐姐的丝袜把。不过呢……我向要被姐姐惩罚,想要被姐姐蹂躏,因为这样才符合姐姐的个性,也符合姐姐捕食者的身份……」我已经开始变得迷糊了,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用最后的力气说道「谢谢你姐姐,再我最后的时间给我了这么好的体验……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很困,我在也坚持不住,无力的垂下了头。

  而咬着我脖子的阿卡莎此刻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极度的背上,脸上两行泪水已经打湿了她那绝美的脸颊,如果不是咬着我的脖子相信现在阿卡莎已经泣不成声了,看着我已经失去光泽的皮肤,身体开始变得瘦弱,阿卡莎眼神中闪过坚定的神色,随后魔力再身上闪过,阿卡莎身上的旗袍消失不见,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那套带着斗篷的衣服再次出现再她身上,奇怪的是那双变成灰色的丝袜依然还穿在阿卡莎的腿上……

  阿卡莎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后看着我到死都没有挣扎,为了自己甘愿献上生命,阿卡莎眼神再次坚定,随后一挥手,宽大的斗篷将我和阿卡莎完全包裹,从外边看去仿佛一座棺材一般。不过从斗篷不是的脉动,可以看出,里边是有生命存在的……

  黑暗,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再空中游荡一般,自己的身体很轻,轻到自己都感觉不道他的重量,而且四周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

  我记得自己好象已经死了,对没错,我把自己的全身精血都先给了阿卡莎姐姐,呵,那现在自己是灵魂吗?真奇怪原来人死了真的有灵魂存在呢。可是,不是说要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吗?这里……是天堂?不像,天堂怎么能这么荒芜呢,那是地狱?也不像啊,地狱这么安静的吗?这里是哪里呢?就在我迷茫时候在一个方向出现了一丝光亮。呵呵,是天堂来接引我的人吗?算了,自己是劳碌命,还是自己过去省的天使大人来找我,。我适应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想着闪着光亮的地方游了过去……看着很近,可是我游了很久依然没有缩短多少距离,而光亮好想开始变弱了……

  我疲惫的看了一眼。切算了,反正就算没有人来接自己,自己大不了不去天堂了,再这里也很好,我无所谓的想到,反正没有阿卡莎姐姐的存在,天堂和地狱又有什么分别……可是就在我放弃往亮光方向游的时候,我隐约听到阿卡莎姐姐的声音「小弟弟,你醒醒,求求你,你要醒过来,姐姐不能没有你……」虽然声音不大,可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阿卡莎姐姐的声音就是从那光亮里边发出来的……看着即将消失的光亮。我歇斯底里的大喊「不要!!!!阿卡莎姐姐,你别哭,我在这里,我来了,你别哭,我这就来看你!!」我拼劲全力往光亮的地方游去,现在自己万分的懊悔。如果自己方才不放弃一定可以游到光亮的地方……而现在,光亮已经变得很弱了,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我目瞪欲裂,「阿卡莎姐姐!!!」

  光亮里边传来阿卡莎姐姐微弱的声音「小弟弟……求求你,醒过来,姐姐不能没有你。快啊……醒过来……」阿卡莎姐姐声音里透露着疲惫,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阿卡莎姐姐现在只能在忍受着痛苦,而着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方才的懒惰造成的……

  光亮越来越弱,远看就要消失了,阿卡莎微弱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小弟弟,姐姐尽力了,姐姐很困,姐姐想要救你,姐姐不能没有你……可是我……」阿卡莎姐姐的声音越来越弱。而光亮也随着阿卡莎姐姐的生意开始消失,我看着前方的光亮,我明白,如果我错过这次机会,我将永远的失去阿卡莎姐姐。

  这一刻我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往着光亮最后的地方极力的冲过去「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卡!!莎!!姐姐!!哦哦哦哦噢噢噢!!」我撞在消失的光亮附近。强大的冲击让我昏迷了过去。四周陷入了黑暗。一切都静了下来……

  「啊,」我晃动了一下昏沉的脑袋,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再一个陌生的空间,不过这里自己能感觉道实体,自己的身体自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而自己身上……很重。随后我努力的抬起头往下看去,看到阿卡莎姐姐带着泪痕的脸庞趴在我的身上昏迷了过去,「阿卡莎姐姐……」我用微弱的声音呼唤着阿卡莎,可是刚刚醒过来的我本身也很虚弱,随后我想要抬起手,去擦掉阿卡莎姐姐脸上的泪珠,可是,自己的手臂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在我努力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阿卡莎姐姐脚上的丝袜竟然分离的下来,并不是脱下来,而是,像变长一样,延伸的离开了阿卡莎姐姐的玉腿,而丝袜颜色,我明明记得是灰色的,可是现在又变得无限接近最开始的黑色。丝袜想蛇一样裹上了自己的肉棒。开始粗暴的自己着自己脆弱的身体。

  「哈,」我无力的笑了一下,刚复活就又要死了吗?我拼劲全力用手擦掉阿卡莎姐姐脸上的泪珠,随后,陷入了昏迷……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后异常的柔软,而且特别的舒服,熟悉的气息让自己都不想睁开眼睛。可就再这时阿卡莎姐姐诶的声音传来「坏家伙,既然醒了就赶快起来,别赖在姐姐的怀里。」无奈被说破了,我只好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就正在阿卡莎姐姐的膝盖上,阿卡莎姐姐那绝美的脸庞正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坏家伙,姐姐还以为你要抛下姐姐呢,说好的,你一辈子都是姐姐的奴隶呢。」说着阿卡莎姐姐用手逗弄着我的乳头。这下我才发现自己此刻完全是赤身裸体的躺在阿卡莎姐姐的怀里。顿时我羞红了脸,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下体。阿卡莎莞尔一笑「小鬼,你都被姐姐吸死一次了,还害羞。好了,拿开手,让姐姐看看,姐姐的粮食产地有没有坏掉」阿卡莎姐姐调笑着将我的手拿开,随后带着白丝手套的玉手攀上了自己的肉棒,开始轻柔的按摩,看着阿卡莎姐姐慈爱的眼神。我忽然有一种我是小宝宝的感觉,看着阿卡莎硕大的乳房,我鬼使神差的说了句「阿卡莎姐姐,我能吃奶奶吗?」显然被我的想法吓了一条,不过随后看到我期待的眼神阿卡莎笑了一下随后用空闲的手指打了个响指,阿卡莎身上的衣服就消失了,随后阿卡莎用手扶起我的脑袋,贴近自己硕大的乳房,将粉红色的乳头塞进了我的嘴巴。

  我用力的吮吸了一口,令我惊讶的是尽然有乳汁流经我的嘴里。本来我是怀着意淫的心情来的,可是谁曾想到尽然真的喝到了阿卡莎姐姐的乳汁。我开始贪婪的吮吸着阿卡莎姐姐的乳汁,看着我卖力的吮吸阿卡莎姐姐也开始动情,抚摸着我肉棒的手也开始变成了撸动,而随着我喝进越多的乳汁,我感觉自己浑身燥热,想要发泄,可是阿卡莎姐姐虽然用手再撸动着我的肉棒。可是感觉还是不够过瘾,我自己用手摸上了胸口的小豌豆,开始自己逗弄自己的小豌豆。阿卡莎姐姐看着我自己玩弄自己的乳头,露出了挑逗的笑意「小弟弟,你看真够贱的呢,竟然自己玩弄自己,唉,姐姐怎么会收你这样下贱的家伙当奴隶呢……」阿卡莎姐姐虽然嘴上说着是那样不过看她眼角的笑意,显然是再逗我,我一边吮吸着乳汁,一边含糊的说道「呜呜。姐姐倾国倾城,看到姐姐,我就不自觉的臣服,我是姐姐的小奴隶……」阿卡莎开始有技巧的挑逗我的肉棒,听到我的回答,阿卡莎笑着说道「你着个小家伙这次可是因祸得福呢,姐姐为了救你,连纯血都给你了,现在你有了我们血族强大治愈能力了,不过姐姐还没有对你初拥,所以你还不是血族……」阿卡莎小拇指开始再我马眼附近轻柔的滑动「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阿卡莎姐姐,摇了摇头,不过阿卡莎姐姐的乳汁实在是太美味了,自己都不忍心放开呢。阿卡莎看着自己如此的迷恋,嘴角含着笑意说道「小弟弟,吃了姐姐的奶水?你可要付出代价的哦~ 」阿卡莎用魅惑的声音说道「小弟弟,你以后就是姐姐的食物了哦,而且还是永远也吃不完的食物……」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