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学校被亚人魅魔们入侵了】(10)【作者:正经の勇者】
【学校被亚人魅魔们入侵了】(10)【作者:正经の勇者】
字数:30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噢唔啊……喔哦啊……】

  精灵祭祀的小手好像带着魔力一般,我很快沉陷在其手技之下,只能享受着发出舒服的声音。

  【骑士大人的弟弟开始流出口水了呢~ 哈姆……】

  精灵祭祀说着便俯下头亲了亲肉棒顶端,伸出小舌开始小心翼翼的舔舐起来。
  【怎么会这么舒服的……呜呜啊……不要再舔了……】

  强烈的快感让我双腿发麻,只能无力的看着小脑袋对着我肉棒一拱一拱舔舐的精灵祭祀。

  【请……骑士大人……唔……请……不用忍耐……啾哈……想射的话……唔……我全部会接好的……哧溜……】精灵祭祀一边努力的舔舐着我的肉棒,一边温柔的催促着我。

  【啊……哈啊啊……快停下来……哈啊啊……】随时都会爆发出来的我伸出双手想把精灵祭祀推开,刚把手放到她的脑袋上,小舌的频率就加快了一倍,精灵祭祀淫乱的拱着脑袋伸着小舌在龟头上打转,直接让还在忍耐的我一下子溃散,我本能的抓住精灵祭祀的脑袋往下一按,肉棒一边喷射一边就插入了精灵祭祀的喉咙里。

  【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精灵祭祀睁大着眼睛发出唔唔唔的叫声,但抽动的喉肉捆绑着肉棒所造成的快感差点让我崩溃,从未经历过这种感觉的我此时流着口水,身体抽搐着躺在地上向精灵祭祀的嘴巴喷射着精液。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精灵祭祀那恐怖的小嘴才放过了我的肉棒,帮我细心的清理掉了上面残留的精液,然后便端正的跪坐在地上看着我。

  我浑浑噩噩的站了起来,脑海中还满是刚才那被口交的感觉。

  【我的嘴巴有让骑士大人满意吗?】精灵祭祀期待的张着小嘴抬头望着恍惚的我。在看到精灵祭祀那晶莹的嘴唇后,刚刚才射完的肉棒又一下子挺立了起来。
  【嘻嘻,骑士大人的身体好诚实呢,是还想再来一次吧~ 】精灵祭祀看到我的反应后捂着小嘴噗呲呲的笑了起来,然后便慢慢爬向我。

  我看了看自己的血量,28点,刚才漫长的口交和射精竟然才掉了1点生命值,我不可避免的开始心猿意马起来,那么舒服的口交,再来一次吧?

  虽然不断有想法让我蠢蠢欲动,但是最终出于某种尊严我还是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即将碰到肉棒的嘴巴。

         【骑士大人要忠于自己的欲望哦~】

  精灵祭祀完全不在意的继续向我爬来,粉嫩的小舌伸出嘴巴做出没有规律的扭动,刺激着我的神经。

  而我的肉棒好像也收到了诱惑一般,向前涨大跳动着。

  不行……我不能屈服自己的诱惑……我继续往后退着,却碰到了一具软软的身体。

  ……

  北郡牧师微笑着在后面抱住了我,咬着我的耳垂,暧昧的吹着气。

  精灵祭祀也带着痴笑成功含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慢慢的舔舐起来。

  我屈服在了散华的随从之下,从此生活在幻与真之中,忘却了一切,过着性福的日子。

  【一、拉开雪香】

  【二、摸摸看吧】

  【一、拉开雪香】

  【不行啊,我不能这样沉沦下去。】我艰难的从欲望中挣脱出来,抓住雪香的身体从我身上拉离,看着沾满口水的肉棒从雪香的嘴巴中抽出,我的内心又是一阵荡漾。

  【呜喵……】品味到一半的雪香顿时很不满的扭动起身体,想要挣开我的双手,但这次我不会再轻易放开她了。

  我撑着雪香的胳肢窝让她面向我,使劲的晃了晃她,看着雪香迷离的眼睛总觉得她是陷入了什么状态。

  【雪香,快醒醒……雪香!】我死马当活马医的摇晃着雪香呼喊着她的名字,希望她能清醒过来。

  【我……怎么了……呜……】

  结果我还真的歪打正着的唤醒了奇怪状态的雪香,只见她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清明,脸上有点迷茫,但随之像是想起了什么,小脸开始变红……

  [ 呜……我怎么做出了这种事情喵……]

  小脸羞的血红的雪香还不待我说什么,很快的趁我不备挣脱我的双手灵敏的逃走了……而且走时还不忘带上巧克力和没吃完的好丽友……

  【等等啊……】看着仓促而跑的雪香,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感受到自己还勃起的下体,苦笑了一声,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都,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在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后,我继续向行政楼前行,在一阵东躲西藏规避各种可能会遇到的危险后,我终于到了行政楼前,原本庄重肃穆的行政楼此时在粉色雾气的笼罩下显得有点诡异。

  根据莉莉的提示,那位高阶魅魔夏莎在行政楼八楼,而我则需绕开楼层中可能出现的敌人,用最好的状态去挑战夏莎取得玉符才行。

  悄悄的进入大楼,确保一层没有魅魔亚人后,我迅速的走到了楼梯口,楼内的粉色雾气密度差不多是楼外的两三倍,已经浓郁到可以遮挡视线的地步了,我捂着鼻子一口气上了四层楼,然后才进入楼道。

  我们学校的行政楼前四层可以直接由一条楼梯直通,再往上就得走进楼道后再往前走一段路才有新的楼梯上去。

  走进楼道后,原本能一眼望穿的走廊却因为浓郁的粉色雾气能见度不超过3米,我完全凭着以前的记忆小心的在楼道内前行着。

  【嘻嘻嘻嘻嘻……】

  女孩子欢快的笑声从粉雾中传来,隐约能在粉雾中看到窈窕的身影。

  在学校被入侵还能如此嬉笑的只有是魅魔亚人了,我当机立断打开旁边的房间门躲了进去。

  轻轻的关上门并且锁上后,我才算松了一口气,转身的时候却整个人愣住了,这间不怎么大的休息室里正有一个白发女孩笑盈盈的看着他,头上的犄角以及身后的翅膀尾巴都再告诉我眼前这位女孩是位魅魔,顿时我有了一种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感觉。

  【小哥哥,你是来找我玩的吗?】魅魔女孩站起身来,用魅惑的声音挑逗着我。

  【额……我走错门了,打扰了。】我可不想被魅魔纠缠住,立刻往后退去打算离开房间。

  【你要是开门的话,我就要喊楼道那的姐姐们咯~】魅魔女孩小恶魔般的话语从我背后响起。

  【好吧,你有什么事情吗……】我身体顿时一滞,停下了开门的动作,无奈的转身过去看着魅魔,细细打量之下,才发觉这位魅魔女孩十分的漂亮,银白的头发扎成两束垂在后面,恰到好处的刘海配合精致的面容让人移不开眼睛,还有那股俏皮可爱的气质,放在人类中的话肯定是青春洋溢惹人喜爱的美少女。只是魅魔那独有的引人堕落的属性通过她身上一件连衣裙完全展现了出来,让人只会涌起想日她的欲望。

  【嘻嘻嘻,我喜欢这样配合的小哥哥哦,放松放松,来这里坐下啦~】
  魅魔女孩绕到我背后推着我先沙发走去,还真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只是一个关系好的活泼系女同学。

  【……你到底想干什么?】在沙发上坐下后,挨着我坐在旁边的魅魔女孩便一直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盯着我,那直勾勾的眼睛让我有些心慌,虽然魅魔女孩的笑容像是有着魔力一般很是迷人,我也看的有些心动,但现在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滥情可不好。

  【诶嘿,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幽,银白的白,幽灵的幽。帅气的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叶阳羽。】

  【那阳羽哥哥,我们来做个游戏吧~你赢了的话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输了的话就要继续陪我玩游戏。怎么样~怎么样~】

  白幽坐在我旁边抱着我的手臂撒娇一样的向我提议道,手臂触碰到的绵软和少女特有的体香都在刺激着我的荷尔蒙,劝诱着我答应。

  【一、捂住白幽的嘴巴,用武力制服她。】

  【二、答应白幽的要求,赢了她后放自己走。】

  【二、答应白幽的要求,赢了她后放自己走。】

  【可以,我答应你,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想了一下白幽的提议后,对我而言来说优势很大,输了也只是再花费些时间而已,不管怎样总能赢的。能通过和平途径解决那肯定是最好的,我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她。

  【哎嘿,我们魅魔可是很信守承诺的,阳羽哥哥也要信守承诺才好呢~】
  白幽舔着嘴唇充满魅惑的看着我。

  【你提出的游戏规则我也得经过我的同意才行。】看着白幽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我的内心莫名出现几分不安。

  【那是当然啦,那么阳羽哥哥~我们的第一个游戏就是扳手腕,谁先被扳倒就算输,怎么样,很公平吧。】我有点疑惑的看着白幽纤细的手臂,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种靠身体力量的比拼对我来说何止公平已经是对我有利了。
  【你要比这个的话我没什么意见。】能快点脱身也是我希望的,我立刻答应了她。

  于是我们搬来旁边的椅子放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大小合适的桌边面对面的坐下,值得我吐槽的时,在搬椅子的过程中白幽很吃力的挪着椅子,后来还是我看不下去帮她搬过去的,看着她吐着小舌头的可爱笑容,实在搞不懂她为什么会想和我扳手腕。

  【咳咳!为了防止双方用那种一开始突然用力靠偷袭赢得比赛的不光彩手段,所以要加个小规定,比赛开始后要等10秒才可以慢慢发力!】我无语的看着白幽认真的样子,看似公平分明是对你有利吧,怕自己一开始直接被我秒杀了。不过这种毫无悬念的比赛,我也就随她的意了。

  握住白幽白皙的小手后,那温温软软的触感让我情不自禁的动了动手指抚摸了一下白幽光滑的手背,惹来了她的嬉笑。

  【阳羽哥哥~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手吗,嘻嘻嘻,在多摸摸我也不会生气的哦~】【少说废话了,快开始吧。】

  被调戏的我不由得脸皮一红,说不出什么反击的话,毕竟是自己吃人家豆腐在先,只得催促快开始。

  【那么比赛开始~嘻嘻嘻嘻~】

  白幽脸上挂着我看不懂的笑容,小手也不老实的抚摸着我的手背,弄得我痒痒的。

  【还有十秒后才能发力哦~】

  白幽不忘甜甜的提醒我一句。

  【我当然知……唔……】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裤裆上有一个暖暖的东西压了上来,我低下头看去,是一只包裹着黑色过膝袜的小脚丫,正隔着裤子踩在我的下体上挤压按摩着。

  【你在……做什么啊。】白幽裹着黑丝的小脚不断地隔着裤子欺负着我的肉棒,被激怒的肉棒已经开始不可阻止的膨胀起来。

  【哎?我在用脚让阳羽哥哥好好的爽一爽啊,难道阳羽哥哥不舒服吗?白幽的脚很软很爽吧~】

  白幽带着天真的表情反问着我,眼中的笑意确实藏不住,不断用小脚挑逗着我的肉棒,让它变的更加雄伟。

  【你这样是犯规!】

  我忍受着开始燃起的欲火,打算采取别的行动了。

  【哎?可我们一开始说的时候并没有规定扳手腕的时候白幽不能给阳羽哥哥你足交啊,反倒是阳羽哥哥如果不好好和我把游戏进行下去的话,白幽可就要把外面的姐姐给喊来了哦。】白幽的威胁让我冷静了下来,原本我就处于被动地位啊,一旦引来外面的其他亚人,那肯定就完蛋了。只能赢了白幽再悄悄溜出去了,而且就算受到了白幽的干扰,我也不会输,力量上的差距可不是一点技巧就能弥补的。

  【嗯嗯……阳羽哥哥很配合呢,让游戏继续下去吧~】

  白幽带着坏笑,把另一只脚也伸到了我的跨间。脚趾灵活的拉开了我的裤链,顿时我那涨得巨大的肉棒带着内裤从拉链中探了出来,宛如巨龙出动,迎接白幽两只小巧的脚丫。

  【想不到阳羽哥哥的欧金金这么大啊,白幽差点包不住了呢~嘿咻嘿咻~好好的享受吧。】

  白幽的小脚一左一右的夹着被内裤包着的肉棒搓动着,软软的脚掌带给我美妙的快感,舒服的我开始飘飘欲仙起来。

  【喔……】

  柔软的脚掌轻柔的按压着肉棒,每次脚掌的起伏都在冲击着我的理智,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下体上面,低头看去那巨大的肉棒正被两个色情的黑丝小脚丫撸动着,让我更加的欲火焚身。

  【呀……怎么有点湿湿的,是已经忍不住了吗?】白幽戏谑的看着我那被先走液沾湿的内裤,轻轻的用左脚踩在我的肉棒顶端转着圆圈,酥痒的快感让我身体都不由得哆嗦起来。

  不行,不能沉迷在这快感里,我怎么能在这里输掉。我一咬牙,打算让右手爆发力量瞬间扳倒白幽赢得游戏。

  【啊————噢……】

  刚要大喊一声发力扳倒白幽,积攒力量时,下体却突然一酸,顿时狂暴的快感爬上了我的脊梁,我一下子发出了控制不住的娇喘。

  只看到雪香的两只脚压在我的蛋蛋上不停地旋转着,夹带着酸酸的快感让我根本提不起力气。

  【阳羽哥哥怎么了嘛?一直不发力……握着人家的小手,就那么喜欢我的足交啊?】

  白幽带着狡猾的微笑很无辜的说着,小脚却不停歇的侍奉折磨着我的胯下。
  {可恶……必须先把她的脚给弄开}

  在试了几次未果后,我喘着粗气,不得不改变方针,决定先把她的脚给控制住。

  我的左手从桌子上移了下来,往白幽的小腿抓去,原本以为白幽会躲开,结果却很顺利的的抓住了她的小腿,软软滑滑的触感从上面传来,摸起来很是舒服。
  而当我一用力想挪开时,原本握着的小腿却从我的手掌中滑了出去,连番试了好几次,白幽那黑色过膝袜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丝滑的让我根本握不住。
  【这可是被魔力改造过的丝袜,摸起来非常舒服吧?来回摸的话,会更爽哦?】

  白幽托着下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不知何时我们的右手已经从扳手腕的姿势变成十指相扣了。

  【唔……这种感觉,摸起来……怎么会那么爽……】许久挪不开白幽的小脚,肉棒不断被她的双腿爱抚着,我渐渐的开始恍惚起来,左手不断的来回抚摸着白幽的小腿,配合着白幽的足交享受着。

  【啊啊……要出来了……啊……】

            {噗噗噗——————}

  随着白幽脚掌的一合一挤,顿时我的内裤变的潮湿粘稠了。

          【第一场游戏是我赢啦~嘻嘻嘻】

  白幽妩媚的看着因射精不断抽搐的我,轻轻将握着的手向我那压去,我只能看着自己扳手腕输给一个柔弱的女孩子。

  【嘻嘻,阳羽哥哥输了呢~ 】

  白幽带着妖媚的笑容捂着小嘴朝我笑道。

  【可恶……还不是你做……那种事情……】慢慢从快感中回过神来,我顿时脸色涨红的反驳道。

  【可是……阳羽哥哥……很享受吧?】【唔……】用下流的表情看着我的白幽爬进了桌子底下,然后从我胯间露出小脑袋,坏笑的看着我。

  【你还要做什么……】

  我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不知为何还带着一些期待。

  【放松……人家只是想帮阳羽哥哥清理下身体~ 】

  说话间,白幽轻柔的脱去了我的校裤和内裤,沾满米青液的肉棒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

  【乖啦~ 不要紧张……】

  白幽盯着离她脸只有十几厘米的肉棒,妖娆的舔了舔舌头,然后脱下一只过膝袜,折叠几下拿在手上当成布一样温柔的擦拭起我的肉棒来。

  【噢……斯……】

  感受着丝袜摩擦着自己的肉棒,仿佛最上好的丝绸盖在上面一样,滑滑的触感配合着稍有力度的手,原本紧张的身体变的放松,我的身心都沉沦到这美妙的触感中去了。

  【呵呵……每次看阳羽哥哥失神的样子都觉得好可爱呢?】

  白幽带着宠溺的笑容,细心的用丝袜擦拭着我的下体,像是在照顾小宠物一样。黑色的丝袜每当接触白浊液时,就会像有了生命般吮吸起来,当丝袜拂过后,原本还黏在棒身上的米青液已经一点不剩。

  不一会儿,我原本黏着的下体已经变的干干净净,而我,更是一脸陶醉的瘫软在椅子上。

  【咦……差点忘了呢,欧金金的头部还没有清?理?呢?】

  瞅了一眼还沉浸在快感里的我,白幽将丝袜抹布压在了我的gui头上,轻轻的摩挲起来。

  【哦……哦哦……哦哦哦……】突然猛烈的快感让我一下子从椅子上直起了身子,那裹着gui头的丝袜像是活物一般竟有一波波的吸力,虽然不强但整个gui头四面八方都被这吸力给刺激着,白幽的手又转圈的擦拭着,还有那明明吸收了那么多米青液却依旧干爽滑软的丝袜触感,这些快感聚在一块让我的脑袋要坏掉了,身子不受控制的做起了最原始的本能————腰部往上一挺一挺的拱起了白幽的手掌。

  【唔哈……出……出来了……】

            {噗噗噗——————}

  只是挺动了四五下,射精感就压不下去了,我牢牢抓着椅子的两端,肉棒肆意的在白幽的袜子里喷射着,意识都染上了一层粉色。

  【嘻嘻,清理干净了呢~ 】

  在漫长的射精结束后,白幽才放开了我的肉棒,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穿上了那看上去依旧干爽的过膝袜。

  【呼……】短时间内射了两发让我的欲火降低了些,理智占据了上风。同时感到原本虚弱无力的身体突然涌进一股暖流,玉符在回复我的精力,但不知怎么欲望也噌噌噌的长了上去,看着正在穿过膝袜的白幽,我忍住了扑上去的欲望,一旦那样做,我就真的出不去了。

  【没想到呢,阳羽哥哥不仅是个处男,还是个早泄男啊~ 嘻嘻嘻嘻嘻。】
  不待我开口,在旁边的白幽突然捂着嘴巴小声的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我才不早泄啊!】

  看着白幽嘲笑的目光,我感到自己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挑衅,红着脖子反驳道。
  【那为什么只是帮你擦下JJ,就射出来了呢?告诉我嘛~ 】

  白幽再次靠近我,身子压了上来,手臂搂着我的脖子,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膝盖顶在我赤裸的下半身中,轻轻的摩擦着,让我的肉棒再次昂起了头。
  【直接开始下一场游戏吧,这次我一定会赢你!】

  还算清醒的我并没有被诱惑,强忍着白幽绵软的身躯,让她快点开始游戏。
  【那接下来的游戏,来接吻吧?~ 如果阳羽哥哥跟白幽在接吻中射精的话就算输,接吻超过五分钟没有射精就算胜利怎么样?】

  白幽舔着樱色的嘴唇说出了这个诱人的游戏,看着那红润诱人的小嘴唇,我不由得心猿意马,但随即又警惕起来,这又跟刚才那样是看似必赢的局面,但是万一她又使用赖皮的手段。

  【当然这次有额外规则哦,白幽只能跟阳羽哥哥接吻,除了抱对方外什么都不能做~ 当然阳羽哥哥在接吻途中想怎么享受白幽的身体,都没有问题哟?~ 】仿佛看穿了我心中所想,白幽不紧不慢的增加限制行为。

  【诶嘻~ 阳羽哥哥该不会真的是早泄男?只是接吻就怕射了吗?】

  看我还在犹豫,白幽又挑衅着我,低头看着我的肉棒露出揶揄的表情。
  【比就比!还真以为我是早泄男吗?】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白幽,男性的自尊让我冲动起来。

  【嘻嘻~ 那么就开始吧。】

  本就半靠在我身上的白幽直接跨坐到了我的腿上,修长的手臂像恋人般的缠绕在我的脖子上,那醉人的酒红色眼眸盯着我,离我越来越近。

  【嗯……抱我……】

  白幽水汪汪的眼睛散发出一阵波纹,像小猫一般的喘息了一声。

  如果是rpg游戏的话,那么我的状态栏上就会出现一个【被魅惑】的负面BUFF……

  【唔哈……】

  我看着越来越近的嘴唇,心跳的越来越快,对上白幽那迷人的大眼睛,顿时情不自禁的搂住了她的腰抱在了怀里。

  好软……好温暖……

  这是抱住白幽后的第一感觉,随着我缓缓加大拥抱的力度,白幽的娇躯紧紧地贴在了我身上,令人沉溺的触感让我舍不得再放开,同时赤裸的胯下有点瘙痒,本能的挺动了下肉棒,便顶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嗯……小阳羽很调皮呢~ 】

  白幽突然娇吟一声,看了一眼我的胯间,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抚媚。

  顺着她的视线,我低头一看,才发觉自己的整根肉棒全部钻入了白幽紧致的超短连衣裙摆里,正隔着白幽的胖次顶在她的小穴上。

  那胖次材质跟丝袜一样,滑滑软软的,就是要厚的多,龟头顶在上面,绵绵的甜蜜触感让我一下子就上瘾了。我忍不住自己的欲望一下一下的顶着白幽的胖次,白幽也带着妖娆的笑容配合着我的每一次上顶发出娇喘。

  看着白幽淫乱的模样,我心头的欲望不断被放大,那微张的小嘴发出的娇喘声更是让我更加带劲,双手用力的抱着腰,随着自己每次的上顶往下按。

  【啊……白幽的身体……舒服死了……】【……嗯……用力……嗯啊……用力顶……】小小的房间里,白幽抱着我的脖子坐在我身上,身体一上一下的,被我粗暴的顶着,画面极为淫靡。

  【?!】

  突然,我一下子就清醒了,看着媚眼如丝抱着我的白幽,身体还本能的一顶一顶的,舒服极了。

  【我……啊……?抱……抱歉!】

  察觉到自己异样的我连忙停下了动作,还没开始比赛我怎么就抱着白幽跟发情的动物一样了。

  【切……魅惑时间到了啊……人家还没爽够呢……唔呜……】

  有点懵比的我看着小声嘀咕着什么的白幽想说点什么,只见白幽一脸幽怨的对我责骂到:

  【哼,早泄哥哥,比赛开始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外号让我非常不爽,我也没惹她啊,怎么突然就像是生气了一样。

  不等我有什么回应,变脸极快的白幽已经换上一副羞答答的模样靠近了我,鼻尖立刻充满了白幽身上那独有的幽香,在我愣神间,白幽那香软的樱唇就印上了我的嘴巴。

  柔软……香甜……温暖……

  这便是和白幽接吻的感觉,温柔的想要把心交付给对方,原本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白幽的小舌在我的牙齿上转了转,便轻易的让我痒痒的松开了防线,让小舌钻进了我的嘴巴里,轻舔着我的舌头,香甜的口水也分泌了出来,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去,甜甜的,还想要更多。

  唔哈……不行……不能被诱惑,被动的防守才最稳妥。

  【嗯……】

  白幽的舌头开始围着我的舌头打转,一次又一次的如同画圈圈一般的舔着我的舌头,瘙痒奇怪的感觉终于让我忍不住回击,粘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唾液。

  我就这样忘情的与白幽接吻着,白幽那缠着我脖子的手臂越勒越紧,但我完全没有难受的感觉,只觉得软软的触感越来越紧,欲望也随之被挤压起来。我也用力抱着白幽,让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身上,肉棒更是悄悄的在白幽的裙子里摩挲着。

  忽然,接吻中的舌头感到了吸力,原来我的舌头不知不觉就被勾引到了白幽的小嘴巴里,白幽的小嘴唇正含着我的舌头轻轻的吮吸着。

  【唔……唔……】

  从未经历过的吮吸感让我恍惚了起来,欲仙欲死的快感支配了我的大脑,我只能将舌头更深的往白幽嘴巴里伸。吮吸感一波一波的腐蚀着我的意志,由强变弱,再由弱变强,我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走了,身体中总有什么想释放出去。
  焦躁的感觉从身体上体现了出来,肉棒小心翼翼的摩擦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我开始无意识的顶动着白幽的胖次,撞击着少女柔软的胖次,一下,两下,畅快的快感走遍了我的全身,我聚集着腰部的力气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坐在我身上的白幽,随着白幽嘴唇吮吸力的不降反升,越来越高,我顶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啵!】

  终于,白幽脑袋的慢慢后退和吸力加强,我的舌头从白幽的嘴唇中滑出,发出了啵的一声。

  而我也感到体内终于有什么东西可以尽情释放而出了,到了极限的肉棒顶在胖次里喷射出了白色的液体。

           {噗——————————}

  白幽欢愉的扭动着腰部,延长着我的射精。

  【哦哦啊……啊……】

  我的肉棒陷在白幽的胖次里不停歇的喷射着米青液,跟之前过膝袜一样的吮吸感出现在了胖次上,更厚更软的胖次和小穴正压着我的肉棒不断吸取着米青液。
  不断射精的酸麻感从我不受控制还挺动着的腰上传来,我使劲的抬着白幽的身子,但白幽那柔弱的身躯此刻紧紧的缠着我的身体,妖异的白幽脸色潮红的在我身上扭动着身躯,如同起舞的眼镜蛇,根本挣脱不开。

  大概射了有七八秒,白幽对我的地狱榨取才结束,我一脸坏掉的样子靠在白幽的胸前,闻着少女的体香,眼神空洞。

  【哎呀~ 四分钟都不到,阳羽哥哥就射了那么多呢~ 白幽的裙子里全是你的米青液哟?。】

  白幽一边吸收着我的米青液,一边揉着我的脑袋嬉笑道。

  【……】

  我只感觉全身都很疲乏无力,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感应到我身体亏空的玉符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左手发烫,暖暖的热流顺着我的手臂流向了全身,让我无力的身体一下子恢复了所有气力,肉棒也再次顶在了白幽的胖次上。

  看着眼前诧异的望着我的白幽,我心中的欲火快要把理智淹没,满脑子都是跟她交欢的场景。玉符虽然回复了我的精力,但却不断加强我的欲望让我现在欲火焚身。

  【阳羽哥哥……很不甘心吧~ 再挑战一次怎么样?】

  察觉到我的变化,白幽火上浇油的捧着我的脸庞,闭着眼睛送上了香吻。
  再度与白幽接吻,软软的唇,灵巧的舌,我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一口清泉,焦躁,烦闷,全部消散在了白幽这醉人的热吻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的脑袋才分开,唇间拉出了一条晶莹的丝线。我恋恋不舍的舔着还残留在嘴唇上那白幽的口水,看着诱人无比的白幽,想再次亲上去。肉棒也肿胀的难受,先走液早已流满了棒身,蠢蠢欲动的蹭着白幽的肌肤。
  【啊……超过五分钟了~ 阳羽哥哥不是早泄男啊,是白幽输了呢……】
  白幽一脸失落的说道,然后就要从我身上离开。

  【呜……等……等等……】

  看着我巨大的肉棒即将就要离开白幽的裙子时,我突然就按回了白幽紧紧抱住了她的身子。

  【诶?阳羽哥哥赢了肯定是想离开这吧?我不会阻拦你,这样抱着我是想做什么呢?】

  白幽低着脑袋说道,让我看不清她的脸色。

  【……我……我……我还想继续做这样的游戏!】

  顺从着内心的欲望,我羞耻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堕落了呢……噗……噗叽……噗嘻嘻嘻嘻嘻嘻嘻~ 】

  白幽抬起头,脸上是极为色情的笑容,在我期待的目光中继续与我亲吻了起来。

  【接下来是在我的嘴巴中忍住不射精的游戏~】

  【接下来是被我的脚踩着射精的游戏~】

  【接下来是对着我的屁股撸的游戏~】

  【阳羽哥哥好棒,赢了耶~ 想一边接吻一边插我的小穴?嘻嘻嘻嘻嘻~ 可以哟~ 】

  ……

  从此成为了白幽的「玩伴」,一天到晚的玩着那些「游戏」。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