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逆命登天途】(01-04)【作者:buoumao5095】
【逆命登天途】(01-04)【作者:buoumao5095】
字数:10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吴昕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尽管现实里的他只是个社会底层的小屌丝。每次在脑海中反复滚动小说主人公装逼打脸的剧情时,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把猪脚替换成自己,那种生杀予夺,睥睨天下的感觉让他无法自拔。所以他无数次的祈祷,希望自己能够穿越到一个存在超凡力量的世界里。

  命运之神听到了他的呼唤。神出现在他面前。神对他说:「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但是愿望的要求越高,带给你的负面影响就越严重。凡人啊,说出你的愿望吧。」

  吴昕略一思考:「我有三个条件,第一我要穿越到一个能让修炼者长生不老的修仙世界。第二,我要一个尊贵的出身。第三,我要能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潜力。」
  神笑了:「你的要求不算高,但是你的经历不会一帆风顺,生活中肯定是要遭受坎坷,去吧。那个世界在呼唤你。」

  吴昕眼前一黑,他便昏了过去。

              修真界-大荒城

  飘香酒楼里,两个修士正在开怀畅饮。酒过三巡,其中一个年轻人开口道:「玄机兄,听说贵宗最近有两大喜事,可否和愚弟好好说道说道?」

  李玄机笑饮一杯酒,开口道:「贤弟有所不知,这所谓两件喜事其实是一件事。」

  青年修士面露不解:「哦?请玄机兄赐教。」

  李玄机说到:「我万法宗戒律长老- 妙音仙子之子吴昕二十五岁便突破那金丹之境。掌门大喜,称之我万法宗万世之基。为了庆祝这个超级天才踏上金丹大道,我们万法宗同时向一宫二宗六门发出请帖,邀请他们派人来观礼我宗盛会。」李玄机撇撇嘴,讥讽道:「其二则是召开门派大比,选三十岁下修士进行比武。获胜者可以向掌门提一个要求。只要不是太过火,掌门都会答应。」

  年轻修士惊讶的看着李玄机,他知道三十岁修士往往修行不超过二十年,能突破炼虚境的都是凤毛麟角。「那这岂不是专门为那劳什子吴昕专门准备的吗?」
  李玄机苦笑着说:「是啊,我们掌门和长老们也是用心良苦,一是给各门各派展现一下超级天才的风范,二是找个合理的借口,当着所有人的面确定了吴昕下一任掌教的身份。至于其他人,只当是走个过场,在大人物面前露露脸罢了。」
  青年修士看好友面露不虞,知趣的岔开话题,两人觥筹交错,又开始欢乐的闲谈。

  吴昕躺在自己的房间里,闭目养神。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不再是个屌丝了。他的母亲是修真界前三大派万法宗的戒律长老,位高权重。得益母亲的良好遗传,他也有副眉清目秀的好皮囊。他所许愿的无穷天赋也在此刻显现出来。修真境界分七重:筑基,练气,化虚,结丹,元婴,出窍,大乘。传说大乘之人修炼至极限便可飞升仙界。不过逆天修道之路何其艰险。大乘者只有三人,分别是娲皇宫宫主,万法宗宗主,剑宗宗主。

  正因为有大乘者坐镇,因此修真界最顶尖的势力便是他们所代表的一宫二宗。次一级的顶尖势力则是六门,他们普遍拥有超过三名出窍期的真修。其他门派则就差的有些远了。像吴昕现在结丹期的修为在外界已经可以被称为「真人」。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所以每过三个境界都要遭受一次天劫考验。通过者更进一步,失败者化为飞灰。吴昕却不用遭受天劫之苦,只要境界足够就可晋升。有利也有弊,因为没有雷罚锻体的经历,他的肉身强度要比同境界的修士弱很多。
  房门突然打开,一道俏丽的身影款款而来。吴昕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眼也不睁:「白灵师妹,你来了。」

  少女非常不满,冲着在床上躺着装死的吴昕喊到:「师兄,你怎么又不来看人家。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吴昕翻身而起,看着这个母亲门下靓丽的女弟子:「哪有啊,师妹可是师兄的心肝宝贝。你也知道,过两天就是宗门大比的日子了。这对师兄来说关系重大,半点马虎不得。这一个月我是房门都没出过,整日里不是在稳固境界就是钻研法术。」

  白灵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她坐在床榻上,勾住吴昕的脖子。她水光潋滟的眸子里充盈着藏不住的情欲:「师兄,灵儿最近好辛苦,好辛苦。自从被你夺去贞洁之后,灵儿的脑海里都是师兄的身影,身燥体软,彻夜难眠。」

  吴昕伸出怪手,隔着衣服把玩白灵的小乳鸽。他扬起嘴角:「师妹可是动情了?」他除去衣物,露出一根大棒。白灵在吴昕的引导下将大棒子含入口中。看她熟稔的服侍着自己,吴昕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几乎要喷薄而出。

  一年前,他去母亲妙音仙子那里暂住了几日。正巧遇到白灵师妹和一个年轻的小杂役正在争执。他们似乎是青梅竹马,只是仙凡有别,白灵天赋尚可被母亲看中收为弟子。而那名为韩立的小杂役则是无缘仙道,只能成为一名门派最底层的杂役。

  吴昕自然是当着师妹的面狠狠教训了韩立一通,将他打伤。牵着白灵的手扬长而去。

  相比于资质低劣,相貌平平的韩立。惊才绝艳,外表儒雅的吴昕真是如同谪仙一样的人物。也就半年功夫,白灵半推半就的成为了吴昕的女人。经过吴昕半年辛苦调教,白灵已经变得沉溺于情爱合欢,不可自拔。

  只是正在肉搏的两人没有发现,门外有一美妇人正在摇头叹息:「修真者最重清心寡欲,白灵性欲旺盛,昕儿少年心性,这般淫乐只会背离大道,耽误修行。罢了,还是找个机会将白灵调离。让他们分开为好。」

  这边的吴昕白日修行,夜晚同白灵翻云覆雨。而被他强夺挚爱的韩立则另有一番机遇。那日身心受创的他失足跌落悬崖,将死之际忽然得到上古大能传承。大能修肉身成圣之道,飞升仙界之时遭遇强敌偷袭身死道陨。唯有一缕残魂穿梭时间,寻找天地间可以传承神通的继承人。

  韩立血肉模糊的身体在大能残魂的修复下焕然一新。不但拥有了堪比结丹境的强横肉体,更是在精神强度上突破了元婴界限。大能所修功法不似寻常修真者,走肉体成圣之道者不通法术,唯有强悍的肉体和远超常人的精神力。

  脱胎换骨的韩立发誓报仇,他也报名参加了宗门大比,为的就是报复和羞辱夺走他青梅竹马的吴昕。

                第二章

  在众人的期盼下,万法宗终于召开了宗门盛典。娲皇宫捧香侍女- 傅雪妍。剑宗长老- 李青莲等大人物纷纷前来观礼。第一日,吴昕在以他为主角的庆典上大出风头。各派大修士都为他送上了一份厚礼,没人不想同他这样的潜力新星交好。不下两位数的精英弟子愿同他结为兄弟,更有数不清的妙龄女修自荐枕席。
  不过他并不是很开心,那个死缠烂打追求他母亲的烦人大修也在观礼的行列中。古明炎,六门之一的净天门掌门,赫赫有名的出窍后期大修士。当然,也是他母亲妙音仙子最疯狂的追求者。各门派皆是排出高层一人带些青年弟子。唯独他古明炎以掌教之尊的身份亲自出动,所为的就是为了同女神见上一面。万法宗也有意同净天门交好,便委派妙音仙子前去接待。此时典礼现场不见两人,吴昕心底真是颇为烦躁。

              万法宗-苍云峰

  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美妇人身后。他低眉顺眼的不断嘘寒问暖。如果净天门弟子看到这一幕,恐怕是要道心破碎,吐血而亡。一向威严严肃的掌教古明炎在这个美妇人面前如同佣人般低贱。看他脸上那不加掩饰的谄媚笑容,真是小丑一般可笑。

  妙音仙子今天穿着一身华丽的白纱裙,乌黑柔顺的秀发高高盘起,成熟丰腴的肉体在裙下若隐若现。她冷艳端庄的脸上挂满无奈:「古掌门,您又何必如此呢?妙音知你心意,只是此生已委身于人。您还是放弃吧。」

  古明炎收敛笑容:「仙子此言差矣,虽仙子已为人母,但是贵夫亡故二十年了。我辈修仙者又不同那世俗之人,仙子也不比同那人间遗孀似的守活寡。明炎对仙子的一番心意天地可鉴,若仙子愿下嫁于我,此生必然诚心相待。」

  说着古明炎竟直生生的跪倒在妙音仙子脚下。妙音仙子见他如此动作也是大吃一惊,她连忙弯下身子去扶古明炎:「古掌门厚爱,妙音恐怕是担当不起了。妙音已不在想那男女之事,今生惟愿修道寻仙,只能辜负了掌门的一片心意。」
  古明炎呆若木鸡:「仙子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愿意接受我的心意吗?」他死死的搂着妙音仙子的小腿。「既然如此,明炎有一事相求。只要仙子答应了,明炎从此绝不在骚扰仙子。」妙音拔不出腿,只能说到:「古掌门请说,妙音若能办到,定然应允。」

  古明炎脑门重重的磕在地上:「明炎想要一观仙子莲足,求仙子成全!」
  妙音仙子如遭雷击,她白净的脸颊布满红霞。「古掌门,您说什么?」
  古明炎声泪俱下:「明炎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难以启齿,如果仙子难以忍受,就当明炎唐突佳人了。」

  妙音闭上双眼扭去过脸,抽出右脚来「既然如此,古掌门便看吧。」

  古明炎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一只穿着冰蚕丝短袜的莲足就在他眼前。他反复抚摸着妙音仙子的小脚,妙音仙子身子一抖险些站不住。古明炎如获至宝,那只小脚晶莹剔透,五根脚趾如同白玉般滑嫩。天生的玫瑰色指甲像是宝石一般镶嵌在足尖。

  他张开嘴巴,轻轻含住足尖,舌头挑弄着玉趾。铁钳一样的双手牢牢握着妙音仙子的脚背。他不断亲吻发出啾啾的声音。妙音仙子双目迷离,空洞的眼睛望着远方。

  古明炎或亲或闻,舔含挠弄。仿佛这不仅仅是妙音仙子可爱的小脚而是她魅惑的身躯一般。

  他恋恋不舍的放开妙音的脚,温柔的用法术蒸干水迹,替她穿好鞋子。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仙子,明炎此生无憾。」说罢古明炎御风而起,消失在天际。

  妙音仙子紧紧夹着腿,面色潮红,泥泞的下体直到现在还有淫水渗出。她到底是个孀居二十年的妇人,怎么可能没有情欲呢?只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她才没有答应古明炎的追求。他的痴情,他的心意,妙音其实一清二楚。她压下心头的种种涟漪,烘干纱裙便回到了庆典现场。

  吴昕见到母亲回来,拨开人若迎了上去:「母亲,方才神农门的大师赠与孩儿一瓶定颜丹,这定颜丹可助修士永葆容颜。」

  妙音仙子看着儿子,微微一笑:「昕儿有心了,这些东西还是送于你的心上人吧。」

  吴昕大吃一惊:「母亲您都知道了?」

  妙音仙子面色一正:「少年人初尝禁果,沉迷肉欲这很正常,但是万不可沉浸其中。修道先修心,清心寡欲才能保证修行不为心魔所扰。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我也只能把白灵从你身边调开了。」

  吴昕挠着头:「母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道了。」不过他心里还是不以为意,毕竟他天生不用面对雷劫,不受心魔侵扰。母亲所担忧的事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只不过碍于母亲的威严,他还是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了。妙音仙子看他并未放在心上,只得一声叹息。

                第三章

  次日,宗门大比开始。本次参加的共有青年弟子六十四人。这些弟子是从内外门上千青年弟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同年龄中的佼佼者。吴昕和韩立也位列其中。

  第一轮比赛,吴昕面对一个练气境的弟子,他的对手看上去还很稚嫩。吴昕面露微笑:「师弟请出招。」练气修士闻言拔出宝剑,舞出一片银光冲了过来。吴昕现在原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剑气纵横。

  他挥挥手便将对手的满天剑影击碎,吞吐锋芒的剑气离对手的眉心不过一指的距离。「师弟招数精妙,不过有些太过华丽。剑招,杀敌之术。去繁就简,一击毙敌才是正道,师弟可要牢记了。」练气修士鞠躬行礼,口中称是。

  吴昕走下擂台,白灵直接飞进他的怀里:「师兄好厉害,一招就击败了对手。」
  吴昕笑着说:「主要还是境界差距太大,他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一样。而我已经是个健壮的大人了。婴儿怎么可能打得过成年人呢?」

  吴昕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扭头看过去。一个肌肉隆起,脑袋上一根毛发都没有的青年人冲他走了过来。吴昕仔细思索,脑海中并无关于此人的记忆。他皱着眉头:「不知这位师兄弟叫我有何事啊?」

  那光头青年嗤笑一声:「吴师兄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夺人妻子这种卑劣行径全然不放在心上。如今苦主上门却认都认不出来,真是可笑至极!」

  白灵从吴昕的怀抱里钻出来,震惊的看着他:「你,你是啊立哥?」

  韩立大喝一声:「住口,你这个贱人!」他面色狰狞,双目赤红:「没想到吧,我已经脱胎换骨了。今天,我就要在全部门人面前将你击败,我要让你颜面扫地。你给与我的痛楚,我都会一一还给你!」他转过身去:「白灵,你这个贪慕权势,阿附富贵的贱女人,你会后悔当时的选择的。」

  吴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那个韩立?」他着实无法将这个体型壮硕的光头男子和那个黝黑瘦弱的乡野少年联系在一起。

  白灵也是一脸茫然:「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待两人思考,第二轮比赛开始了,面对那些境界远不如自己的对手吴昕只出一招便可获得胜利。每次击败对手,他都会指出对手的不足。毫无意外的,他一路碾压挺进决赛。

  另一个擂台上,韩立同一个女子正在对峙。擂台下观战的弟子纷纷议论道:「这个韩立是什么来头?怎么从未听说过?」

  「管他什么来头,凤鸣师姐都能将他击败」

  「对对对,凤鸣师姐可是炼虚大圆满的强者,唯有吴昕师兄能压他一头,其他人绝不是她的对手。」

  凤鸣一袭红裙,手握长剑。她俏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韩立心头一动,面露淫光:「凤鸣师姐芳名,小弟早有耳闻。若师姐愿同小弟共度春宵,小弟可以跳下擂台,拱手而降。」

  台下弟子听到韩立的污言秽语,纷纷破口大骂。凤鸣美目含霜,长剑上燃起熊熊烈焰。一声凤凰般的鸣叫,凤鸣就带着铺天盖地的赤红火焰冲着韩立攻了过去。

  韩立大喝一声,一记重拳直迎而上。拳风所到,火焰熄灭。然后只听一声巨响,凤鸣的长剑在韩立的拳头下,一寸一寸的碎裂开来。

  台下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凤鸣带起的满天火焰骤然熄灭,韩立揪着凤鸣的胸衣一扯。两个点缀着红樱桃的白馒头跳了出来,台下顿时一阵惊呼。
  韩立淫邪的抓住凤鸣的酥胸调戏到:「怎么凤鸣师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还在这么多师门长辈和师兄妹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吗?」

  凤鸣又羞又怒,她丢下剑柄,一拳对准韩立的面颊就挥了过去。韩立嘿嘿一笑,一把抓住凤鸣的小拳头就把她整个人转了过去,他又把凤鸣的另一只手同样反剪在背后。凤鸣拼命挣扎,但是她在专修肉体的韩立面前还是不够看。韩立一只手擒着凤鸣,一只手狠狠的抽着奶光。弟子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凤鸣师姐被人肆意凌辱,他们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回神。

  「喂喂,你看到了吧,那个韩立在抽打凤鸣师姐的奶子。」

  「废话,我当然看到了。这凤鸣师姐怎么不反抗呢?看她那红透了的脸,不会是一个变态的受虐狂吧。」

  「你瞎啊?凤鸣师姐一直在挣扎啊,你想想一个女修士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玩奶子,还能面不改色不成?」

  凤鸣此刻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的胸口被打的肿了起来,又痒又痛。台下议论她的声音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她对韩立恨之入骨,怒火中烧的她抬起腿,凶狠的冲韩立的裆部蹬过去。韩立双腿一夹,牢牢的控住。他啪的一声抽在了凤鸣的翘臀上:「凤鸣师姐真是狠毒,这是奔着小弟的宝贝下手啊。你如此心狠,小弟可就不客气了。」

  说罢,他一记重拳打在凤鸣的腰椎上,只听咔嚓一声,凤鸣的下半身无力的垂了下去。凤鸣顿时泪如雨下,口舌也不利索:「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韩立抓着凤鸣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师姐别怕,小弟只是打断了你的脊椎。死不了,只是您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那大小便失禁的瘫痪岁月了。」他疯狂的大笑,一把扯开凤鸣的红裙子。她雪白的身子在风中颤抖,白嫩的双腿中间,一湾黄河水正沿着她雪白的肌肤流淌。

  韩立高举凤鸣,大声的对台下弟子喊着:「看吧,我们敬重的凤鸣师姐,竟然是一个在擂台上偷偷撒尿的贱货。」韩立狞笑一声,疯狂的将凤鸣的双臂掰断。凤鸣涕泗交流,她因痛苦和恐惧而变形的脸上已经是一片死寂:「杀…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韩立解开裤子,掏出一根布满倒刺的棒子:「好啊,凤鸣师姐,小弟这就送你一程。」他像小孩子把尿一样分开凤鸣的双腿,对准屁眼就捅了进去。紧窄狭小的谷道直接被蛮力撕开,性器交合的地方鲜血喷涌而出。噗哧噗哧的淫靡声就连台下最远的弟子都能清楚的听到。凤鸣就像一个坏掉的肉娃娃一样在韩立的怀中甩动。

  看台上,妙音仙子握紧拳头,她愤怒的对掌教大喊:「宗主!你还在想什么?就让这个人肆意残害同门?」宗主冷冷的看她一眼:「这个年轻人,也是金丹。别说一个普通女弟子,就是他要杀一个出窍修士,我也可以满足他。」妙音显然没想到宗主竟然会如此回答:「如果他天赋异禀就可肆意妄为,那我们万法宗如何团结弟子?如何面对天下同道?」

  宗主不屑的笑了:「我,你儿子,这个名为韩立的年轻人,我们是一种人。你和这个凤鸣则是另一种人。不能触及仙道的人到处都是,她是炼虚还是出窍又有什么区别,千载以后不过一捧黄土而已。」

  妙音震惊的看着宗主:「你,你怎么能这样。」

  宗主冷笑道:「金丹之下,终为蝼蚁。大乘之下,皆是蚍蜉。妙音长老,我活了三千岁了。这世界上什么样的强者我没见过,但是大乘期的还不是只有我们三个。多一个两个出窍修士对于我们这种顶尖门派根本没有什么影响,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妙音仙子还欲说什么,古明炎一把拉住她:「仙子,算了吧。事已至此,不要争了。」

  妙音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她狠狠的一甩袖子,愤然起身离开。

  擂台上,凤鸣还在遭受折磨,韩立抓着她的胸不断用力,两个圆润的蓓蕾此刻已经成了模糊的烂肉。她一声濒死动物般的惨叫,韩立的手中猛的爆开一阵血雾。他一松手,用下体串着凤鸣的身体在擂台的边缘徘徊。凤鸣口中不断渗出血沫,她的舌头都已经咬烂。此时她无比痛恨修真者顽强的生命力。

  韩立拔出后庭的肉棒,直接拽掉凤鸣的下巴,粗暴的塞了进去疯狂的发射着白浊的液体。凤鸣被抓着头死死的按在韩立的胯下。没过一会,她便没了动静。韩立用她的头发擦了擦下体,随手把凤鸣破烂的尸体扔下擂台。

  他疯狂的看着所有围观弟子:「看到了吗,这就是与我为敌的下场!若她直接跪地求饶,我到可以让她做个精盆肉壶,可惜啊,给了她机会她却没有把握住。」他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去:「记住了,我是未来的大乘期强者,韩立是也!」
                第四章

  决赛就要开始了,一群年轻修士围着吴昕。

  「吴师兄,你一定要为凤鸣师姐报仇啊!」

  「呜呜呜,凤鸣师姐死的好惨啊,师兄你不知道那韩立真是毫无人性啊。」
  「吴师兄你要小心,那韩立贼子一身怪力,刀枪不入,是一个劲敌,万万不可大意。」

  吴昕面色沉重的点点头,他也知道了凤鸣的死讯。那个女子比他大两三岁,是被门派收养的孤儿。不幸的出身造成她有些内向的性格,不过她的的确确是一个外冷内热,心性善良的好女孩。

  吴昕慷慨激昂的对着那些泪流满面的同门们大喝道:「今日,我必诛此獠。为凤鸣师姐报仇雪恨,以慰她在天之灵。」人群爆发出狂热的呼喊。

  「诛杀韩立,报仇雪恨」

  人群为吴昕分开道路,他穿着白色长袍,步履矫健的登上擂台。此时,韩立早已等候多时。他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呦,这不是吴师兄吗,你也来送死了?我怕你死后,白灵孤苦伶仃,没有依靠。我已经为她安排好了后路,送她去凡人界当花魁如何?哦,可能您这仙家公子不清楚什么叫花魁,那我就解释一下所谓花魁,就是让肯花钱就能玩的贱女人,哈哈哈哈。」

  吴昕根本不为所动,他冷冷的撇了一眼:「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那么,你该上路了。」

  吴昕御风而起,浮在空中。双手一掐,两道闪电凭空炸响直劈在韩立身上。韩立看着手臂上被灼伤的皮肤大笑一声:「金丹雷法也不过如此,难道你就这点本事?」吴昕挑挑眉,韩立的肉体强度远超他的预期。双手飞快的掐出数十个法印,天地陡然色变,乌云如盖般聚集在擂台上方的天空。

  一时间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两道紫色雷霆连接着吴昕的双臂,他袍子猎猎作响。仿佛是掌握雷罚的天神降临。天地间响起他洪亮的声音「韩立,自废功力,此生为凤鸣师姐守墓,我饶你不死。」

  韩立面无惧色:「就凭你也配饶我?」他想起青梅竹马却离他而去,投入吴昕怀抱的白灵就是一阵心痛,他高高扬起头来:「吴昕!你饶不饶我无所谓,而我!绝不饶过你!」

  天河倒灌般的雷霆接二连三的在擂台上炸响。坚固的大理石地面也被劈的砖屑齐飞。擂台下的弟子们齐齐的向后退开几米。

  吴昕死死的盯着地面,不断的牵引一条又一条的紫色巨龙攻击韩立。

  围观的弟子看着天上乌云渐渐散去他们交头接耳的讨论着。

  「这就是结丹期修士的力量吗?真是太可怕了。」

  「吴昕师兄果然是我辈第一人,那韩立贼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是极是极,那贼子自不量力的激怒吴师兄,此刻定是化为灰灰了,哈哈哈哈。」

  吴昕面色凝重,他还是感知到了韩立的气息。那凶兽般嚣张的气焰有所减弱,但还是非常的旺盛。

  果不其然,渐渐散去。韩立半跪在地上,他低头笑着。

  围观者们难以置信的发出哀呼:「怎么可能,他怎么还没有死?」

  「这个韩立真是怪物啊,他为什么这么强?」

  「吴师兄还能赢吗?吴师兄你千万不能输给这个家伙啊!」

  韩立抖抖身上的尘土,他的表皮焦黑一片,隐隐还能闻到烤熟的恶臭肉味。他聚精会神的调动精神力,直接干扰了吴昕和天地灵力的沟通。吴昕登时感到身体周围一阵滞塞,他连忙落到地面。虚空中一握,一柄青玉制成的法剑出现在他手中。遍体星光一闪,一套轻便的银色铠甲罩住身体。八把飞剑在他周身环绕,四把倒悬在空中,四把蓄势待发直指前方。

  他法剑一挥,韩立包围着他的精神力一扫而空。一股充沛的天地之气迅速补充到他的身体里。

  「韩立,你很不错,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韩立怒吼一声,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他飞扑而来。

  吴昕心念一动,四把飞剑交错着迎上来犯之敌,法剑亮起一道红光,一条咆哮的火焰长龙盘旋着出现在空中。

  韩立一拳击飞一柄飞剑,躲过剩下两道交叉而来的银光。双臂护住脑袋一头撞进了咆哮的火龙中。他非常清楚,只要能接近到吴昕身边,就能快准狠的使出秘技一招制敌。显然吴昕也看穿了他的企图,身形急退,飞剑又从后方飞了过来劫击韩立。

  尽管如此,韩立和吴昕之间的距离仍是不断接近。韩立看着近在咫尺的吴昕大喜过望,右拳上凝聚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他疯狂的大笑着:「去死吧吴昕,是我赢了!」

  擂台上骤然响起肉体撕裂的声音,不忍直视悲惨场景的弟子们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白灵悲恸的伸出一只手,泪花在眼角绽开:「不,吴师兄!」

  「为什…么,会这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哼,一个骤然得到力量,被力量扭曲的可怜虫。你以为肉体强大,精神力出众就无敌了吗?法术,是千万年无数修士总结出来的宝贵财富。法器,区别于修仙者与灵兽的工具。你就如同那皮糙肉厚,牙尖嘴利的无脑野兽一般,面对我这样科班出身,全副武装的精锐修士,焉有不败之理?」

  擂台上,八把长剑刺穿韩立的四肢,牢牢的将他定在原地。青玉法剑穿心而过。韩立的拳头离吴昕不过半指距离,然而他在也不可能寸进半步。吴昕半个身子被血液染红,但他却没有半个伤口。

  韩立勉强的惨笑着,血液从他的伤口,从他的口中不断流出:「我做错了什么?这上天为何如此待我?我同灵儿青梅竹马,你却横刀夺爱。我出身低微,家境贫寒。但我为她付出了十数年的感情,而你!只是出现在她面前半个月,就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你带她在各个地方野合,多少同门看光了她的身子,你既然不爱她,只把她当做玩物,那你为何非要对她下手?明明师门里比她漂亮,比她美丽的女修也不少,你倒是说啊。说啊!」

  吴昕突然邪魅一笑小声的说:「你可能不知道,白灵只是把你当做邻家哥哥一般看待,我打伤你,夺走她。就是想看你这样的屌丝痛苦挣扎而已。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就是想把你的灵儿玩烂了,怀上别人的孩子了再还给你。让你感激戴德的替别人养孩子,没想到你竟然能老鼠翻身,差点伤到我,哈哈哈。真是有趣,有趣!」

  韩立怒目圆睁:「你!无耻!我不会放…」

  吴昕突然拔出来法剑,大喝一声:「人做错事,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韩师弟!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说罢,他一剑斩下韩立的人头。韩立的人头在地上滚了两圈,死不瞑目的面孔紧盯着天空,仿佛在无声呐喊,天道何其不公!

  擂台下的弟子看到他们的师兄怒斩韩贼,齐声高呼「吴师兄!吴师兄!吴师兄!」

  吴昕高举染血的长剑,一步一步的走向宗主和观礼者所在的高台。白发银眉的万法宗宗主- 宗归一站了起来,他看着龙行虎步向他走来的吴昕:「说吧!宗门大比的优胜者,冉冉升起的超新星!你的愿望是什么?」

  吴昕略一思索,露出古怪的笑意:「我的愿望是……」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